第九十八章 前因后果(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崔九娘办事的效率很快,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她就亲自上门找到了李信。

    “李公子,这是我让人打听的一处院子,只有一进深,不过还算大,有七八间屋子,院子也比你现在这个要大的多了。”

    崔九娘面带微笑“大通坊这地方,不算太好,不过想着李公子以后要在公主府当差,还是在大通坊里寻了个地方,这院子距离公主府很近,仅仅隔了一条街而已。”

    李信也不客气,伸手接过这张房契,开口道“小弟进京以来,多有麻烦崔姐姐了。”

    “不麻烦不麻烦。”

    九娘淡淡一笑“妾身是浅陋之人,能做的事情不多,好在这些杂事还算力所能及,能替王爷还有李公子做些事情,是妾身的福分。”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再说了,李公子称呼妾身一声姐姐,妾身替李公子做些什么,也是应该的。”

    李信把房契放在了自己的袖子里,然后对九娘拱手道“崔姐姐,这几天公主要搬进公主府里,我这边也要搬家,许多事情要忙,小小就先住在你那里,麻烦崔姐姐帮忙照看。”

    提起钟小小,九娘恬淡一笑“这丫头很是听话,这些天已经学了一两百个大字了,你让她住在我那里也好,毕竟我一个妇道人家,照顾她也比你来的方便。”

    九娘今年二十六岁了,这个年纪在这个时代早该当妈妈了,可是她出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生下孩子,这会儿有了个钟小小,她就把这个丫头当成自己的女儿养着。

    说完这句话之后,崔九娘开口道“你要搬家,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要不要我给你找几个帮工过来?”

    李信洒然一笑“这个就不劳姐姐费心了,小弟现在在羽林卫当差,手底下也有不少人,再加上家里没什么东西搬家的时候让他们过来搭把手就是了。”

    这位得意楼的掌柜微笑道“差点忘了,李公子已经是官身了。”

    寒暄了几句之后,崔九娘就离开了大通坊,毕竟得意楼这么大一个买卖,随时需要有人看着。

    而李信也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动身前往了清河公主府,他现在是清河公主府的亲卫长,那位九公主虽然还没有搬进来,但是该有的防卫工作,也该开始布置了。

    ………………

    这边李信正在到处忙活,那边的平南侯府却是沉寂了下去,平南侯李慎回京之后,仅仅在大朝会上面见了一次陛下,就再没有在公共场合下露面了。

    至于平南侯府的小侯爷李淳,更是被打断了腿,卧床不起。

    平南侯府的书房里,平南侯李慎穿着一身便服,坐在自己的主位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书信。

    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

    看完手里的书信之后,李慎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淡然道“那边的人丢了,关本侯什么事情?”

    这个年轻人正是跟随李慎一起回京的那个年轻人钟鸣,他是土生土长的巴蜀人,跟在李慎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联络双方。

    李信猜的很对,平南侯府跟那些南蜀遗民之间,的确有一定程度的默契,不仅是默契,甚至是达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同盟。

    当初李知节兵进南蜀国都,将南蜀覆灭,那时的南蜀李家的确与平南侯府势不两立,经常起兵生事,弄得老侯爷李知节,不得不常年驻兵在南疆。

    不过,当年以打仗勇猛著称的李知节,在驻兵南疆的十几年里并没有能够把南蜀遗民扫除干净,或者说不仅没有扫除干净,还让更多的南蜀遗民存活了下来。

    那个时候的平南侯府,与南疆之间没有任何结盟,是老侯爷李知节,刻意的让这些南蜀遗民继续存在,从而维护平南侯府的地位和利益。

    直到平南侯府换了新侯爷。

    新的平南侯李慎,掌兵南疆之后,就开始大规模的清洗南蜀余孽,没过多久就把那个南蜀余孽的核心闵王给捉了起来,送到了京城腰斩。

    这是一个天大的功劳,南蜀余孽也因此差点覆灭,平南侯李慎更因为这一份功劳,被升为柱国将军。

    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的李慎就跟南蜀遗民搭上了线,而那位南蜀的闵王殿下,就是南蜀送给平南侯府的诚意!

    当然了,那个时候这位闵王已经身怀重病,就算不被抓,也活不了多久了。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两个李家就开始进入了互相依存的状态,彼此之间多有消息往来,这个跟在李慎身边的钟鸣,就是负责南蜀与李慎沟通的人。

    钟鸣低头道“侯爷,小郡主她多半是到了京城,可是我们在京城里没有半点势力,希望侯爷能够帮忙,把小郡主送出京城。”

    李慎眯了眯眼睛“你们的小郡主,在南疆待的好好的,没事跑来京城做什么?”

    钟鸣低下了头,沉声道“小殿下他年初的时候,死在了京城,小郡主悲痛不已,又在家里听到了一些消息,估计是进京来给小殿下报仇的……”

    “报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