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抵达益州(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闵子浩看着眼前容颜昳丽的月夕,好奇的扭头问道:“冷竹,妖也需要吃东西吗?”

    冷璃落用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闵子浩,“你说呢?”

    “啊?本少爷就是不知道,才问的啊!”闵子浩敲了敲脑袋嘟囔道。

    正好这时掌柜的带着店小二端饭菜上来,“大少爷,二位公子,你们慢用!”

    对于突然出现的月夕,掌柜的也不敢多问,就要带着店小二退下。

    “等等!”闵子浩叫道,“本少爷的院子你们收拾好了没有?”

    “早就收拾好了,待会儿让小二带您过去。”掌柜的笑呵呵地说道。

    闵子浩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不必了,我们用完饭自己过去就行了,你们也不用管我们了!”

    “呃……是,是!”掌柜的应道,然后带着店小二下去了。

    冷璃落看着闵子浩耍完大少爷的威风,乐呵呵的把燕窝粥放在了闵子浩的面前,“大少爷,您的粥!”

    然后把桌上的饭菜搬挪到了她和月夕的那边,闵子浩幽怨的看了一眼身前的燕窝粥,又看了看冷璃落身前丰盛的饭菜,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威风,眼巴巴的说道:“能不能不喝这燕窝粥啊!”

    冷璃落完全忽视闵子浩眼巴巴的眼神,轻敲了敲桌面,“让你有燕窝粥喝就不错了!再啰嗦,就让你喝白粥!”

    路云鸣按住闵子浩放在桌子上的胳膊,摇了摇头。闵子浩点了点头,深深地吸了两口气,不生气,谁让她救了你呢?

    冷璃落看着闵子浩认命的喝起了燕窝粥,嘴角弯了弯。然后看向了一直默默喝粥的路云鸣,“你们明天就去梵音寺吗?”

    路云鸣停下了手中的汤匙,点了点头,道:“嗯。”

    冷璃落闻言挑了挑眉,从手链中取出两瓶疗伤药,放在了路云鸣的面前,“这是两瓶疗伤药,一瓶外敷,一瓶内服,以你们的体质,明天应该就会好的差不多了!”

    路云鸣抱拳道:“多谢!”

    冷璃落摆了摆手,然后就招呼月夕动筷吃饭。冷璃落吃了一口红烧肉,点了点头,虽然这只是一家客栈,厨子做的菜,味道还行。

    闵子浩这次没有再和冷璃落抬杠,瞥了一眼那两瓶伤药,感激的看了冷璃落一眼。他们这次来益州可不止是为了调查失踪人口案,若是他们的伤一直不好的话,会耽误不少事情!

    四个人,哦,不,三人一狐,用完了迟来的晚饭,就跟着闵子浩去了他专属的院子休息。

    冷璃落躺在了软和的床榻上,抽出腰间的折扇,白光一闪,池霜小狐狸就出现在了床榻上。

    看着床榻上一白一红的两个小狐狸,冷璃落爱不释手的揉了好一会儿。池霜不耐烦的拍了一下冷璃落的白皙的手,跳到地上,又变成了人,问道:“你真的要去那个什么梵音寺?”

    冷璃落枕着胳膊侧躺在床榻上,点了点月夕小狐狸的鼻子,“嗯,怎么了?”

    “那我劝你最好不要带月夕去!”池霜双手环胸淡淡的说道。

    “嗯?怎么了?”冷璃落不在意的问道。

    “我听娘亲说过这个梵音寺,梵音寺里的和尚十分仇视妖,据说落在他们手里的妖,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池霜皱眉说道。

    事实上,他娘还跟这梵音寺有仇,曾经这梵音寺的和尚将他小姨的其中的一个儿子打成了重伤。若不是他娘亲因为小姨担心,特地去寻他,只怕他就死在那个和尚的手里了。

    “不管好的坏的?”冷璃落坐起来问道。

    池霜摇了摇头,“在他们眼里,妖根本没有好坏之分。”

    冷璃落闻言也皱起了眉头,不分好坏,一律杀之,这梵音寺的和尚没毛病吧!

    冷璃落低头看向耷拉着脑袋的月夕小狐狸,想了想又问道:“若是我把她跟你一样,变成个物件带在身上,是不是他们就察觉不了?”

    池霜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才迟疑的回道:“应该吧!我也不是很确定,你知道的,你……”

    冷璃落轻拍了两下月夕小狐狸的小脑袋,轻声说道:“放心,不会把你扔下的!”

    月夕讨好的舔了舔冷璃落的手掌,冷璃落的眼眸上染上了点点的笑意。

    池霜看着有些无语,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死活不想带着月夕的!

    冷璃落抬头看见池霜还站在那里,撇了他一眼,“你还站在那里干嘛?”

    说罢也不再管池霜,就抱着月夕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睡觉。

    池霜叹了口气,挥手灭了灯烛,白光一闪,又变回了小狐狸,窝在了冷璃落的脑袋旁。

    次日一早,冷璃落的房门就被敲响了,“叩叩,叩叩。”

    床榻上的冷璃落翻了身,直接扔了个枕头砸到了门上。

    敲门的闵子浩和等在他身旁的路云鸣,自是听到了什么砸到门上的声音。

    闵子浩还想再敲,路云鸣扯住了闵子浩的手臂,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既然他还没起,我们先去用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