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复制·醉酒推松(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言讫,辛弃疾就走到洞中央十分光亮之地,摆开架势,同时对孤宰道:

    “为师的一生绝学尽隐在十首宋词中,现在我先为你演练一首,你细心感悟。”

    孤宰一听就十分头疼,他现在都还记得,上高中那会儿,武术老师给他们演练了一遍青年长拳后,全班一脸懵逼的样子。

    正犹豫着要不要劝住师傅应该从基础教起时,突然他就想起了小薇给他讲过的逆天技能,复制,粘贴与剪切,现在不用又更待何时?

    因此他马上喊住辛弃疾并向他坦白道:

    “师傅,你等一下,我叫小巫女过来拍个视频,以后好细细研究。”

    小巫女一瞟孤宰的表情就知他在搞什么飞机,因而就主动飞了过来,也不向孤宰解释些什么,径直就往他额心一扑,嗖地一下化为一道紫红的微光,钻进了孤宰的脑海。

    “傻小子,发什么楞啊,赶紧做好心理准备,我马上就要启动人机合一程序了,你确定要使用一次复制与粘贴吗?”

    小巫女的声音在孤宰的脑海里响起。

    孤宰也知现在不是刨根问底之时,因此就坚定地回了她一句:“开始吧!”

    刹时间,小巫女的机身上就出现了无数道紫红的微光,像无数条柔软的小须触般,在孤宰的脑海里飞快地延展变幻!

    转瞬就对接上了他数以百亿的神经末梢,一道道奇异无比的紫红色神经电流,霎时就传遍了孤宰所有的神经细胞。

    孤宰随即就感到所有感官好似一下被放大了数百万倍,双眼恰如透射式电子显微镜般,看向辛弃疾时,已不再是一个粗略的人形。

    反而是一个个细胞的集合体,大到心肝脾肺肾,小到每一根毛细血管,全都清晰可见。

    不仅如此,辛弃疾轻微的呼吸声在传到孤宰耳里后,就宛如雷震,血液的流淌声也好似轰隆哗啦的大河。

    一时之间,孤宰还无法适应如此之剧变。

    见此,辛弃疾只耐心地等待着,也不管孤宰有什么秘密,总之,他相信他,这就够了。

    突然小巫女又出声道:“嘿,傻小子,怎么样?这复制还可以吧。

    随着你段位的提升,放大倍数甚至可以达到纳米级,直接观察到原子。

    至于现在嘛,你先试着用心神操控一下感官的放大倍数,时间有限,你要珍惜呦。”

    孤宰心领神会,渐渐地降低注意力,视线也随即从细胞慢慢地过渡到组织,器官,最后停在了穴位与穴脉的层次。

    听力也从一动如雷震,变到了刚好清晰可闻,感觉差不多了,孤宰就对辛弃疾示意道:“师傅,我们开始吧。”

    “好,那你看仔细了,我总角之年创下人生第一刀,吾曰之为狂,正所谓以刀推松松来扶,醉里贪欢乘月归!”

    边说,辛弃疾手里的刀就边动了起来,起初不见什么声势,就好似一个醉鬼正跌跌撞撞地对月舞刀。

    时而举刀向天,刀尖乱旋,犹似笔尖于纸走龙蛇,时而横劈竖砍,又如山村樵夫正伐柴,孤宰一时间难明其意,不过仍聚精会神,丝毫不懈怠。

    就在这时,辛弃疾像是酒劲上来了,刀势突快,来去间虎虎生风,并且好似正与人对敌般,刀影如狂风暴雨,瓢泼攻向一处。

    与此同时,辛弃疾大喝一声:“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推松推松,以刀推松,推倒推倒,一刀推倒。”

    言语之间,辛弃疾整个人就如以刀为磨般,他面前又好似出现了一棵参天之松。

    此刻,他正弓着身,一刀推去,一刀推来,往返间宛如扭动的弹簧,劲力绵密,犹如不竭之江河。

    而这些落在孤宰的眼里,又不仅如此,在复制的加持下,孤宰径直看到了辛弃疾的身体内部。

    尤其是现在以刀为磨推松时,他只见辛弃疾的下丹田处,突然涌出了无尽的紫红之气,顺着中丹田,一路向上,又沿着持刀之手流向刀尖,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快如闪电。

    然而传到刀尖之气,瞬间击出后,又自主弹了回来,一来二去,循环往复,意不断,气不停,劲力不绝!

    “推松,推松。”

    孤宰不停地咀嚼着:“推松推松,松推!”

    突然之灵机就如划破天心之雷霆,转瞬即逝。

    孤宰激动地大叫了起来:“以刀为磨松推松,不用人推松自倒。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醉酒提壶力千斤,借力打力力不绝。

    哈哈哈,我明白了。”

    孤宰大笑着,随即也歪歪倒倒地以手为刀动了起来,同时假想自己下丹田处也有一股紫红之气,正顺着心意慢慢上移,来到手臂。

    手刀到哪里,气就到哪里,又试着假想面前有棵松,以手为磨,气作推杆,一击一击地推去。

    就在孤宰刚推出三四分味道之时,辛弃疾却突然发酒疯般丢下了刀,抬手向他劈了过来。

    看似缓慢,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