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当快穿遇到快穿(18)(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原主是教坊司的乐籍,属于体制内的,地位虽低,但生活优裕。”

    快穿女的自尊碎了八瓣,这是说...她还不如人家原主?

    “过分解读对你没多大好处,这世界,我接了。”陈溪从榻上起来,美目顾盼生辉。

    不就是当个花魁么,她就没怕过谁。

    教坊司位于粉子胡同的最里面,虽为风月场所。名义上却是官方设立的音乐机构,因服务对象都是官员,整体就比体制外那些“大爷来玩啊”多了丝风雅味道。

    官员被抄家,男人发配或是斩首,女眷则是“网开一面”。

    如原主这般姿色过人的,没入教坊司,成为官员专属官妓,命是保住了,却过得生不如死。

    总比姿色平庸的被流放的女眷要好一些。

    说是对女眷“网开一面”,以此体现儒家仁政,体恤弱者,实则把女人当成物品,命运掌握在男人手中。

    原主在教坊司已度过十个春秋,陈溪接收了她很多的回忆。

    刚来时,不过是六岁的孩童,被迫学习琴棋书画,罪臣之后到了这里,各种酷刑少不了,尤其是皮鞭。

    无论学得多好,每天都会挨打,这是为了去除她们在家中养成的贵气,方便她们成年后更“乖巧”,毕竟面对的都是达官贵人,若性子烈冲撞了各位官爷,教坊司管事也要遭殃。

    这里每一个姑娘的成长史都离不开皮鞭,从小挨到大。

    原主十二岁为太子太傅办得家宴歌舞助兴,当晚就被留在府内,第二天回来时带了两箱赏银,轰动教坊司,从此一举成名。

    豢养她们的钱是由朝廷直接补助的,所以溪爷才会说原主是“体质内”的,自然官员要她们侍寝也不需要再给银钱。

    一下带了两箱赏银,足可见太傅对她是有多满意。

    让溪爷感兴趣的是,当年留下原主的太傅,正是原主要选择三男人中的寒仁...的父亲。

    根据原主留下的记忆,原主与太傅——哔——完了之后,太傅有事先走,原主默默流泪,寒仁推门而入,给她盖了被。

    那一下成了原主心里最初的温暖回忆。

    那以后,她成了教坊司内炙手可热的头牌,心里却留下了寒仁的印记。

    原主心里的天平是偏向寒仁的,他一路位极人臣,原主愿做他的解语花,利用她见多识广消息灵通的便利,为寒仁提供了不少情报。

    原主做梦都盼着他能接她入府,脱离这虎狼之地,但她也知寒仁的父亲老太傅不会同意此事,毕竟太傅才是她第一个男人,那以后又经常光顾她...

    有时她应付完太傅,还要跑出去跟寒仁——哔——,这些回忆都是原主心里最甜的存在,寒仁也是她心中的小甜饼。

    觉得苦了,就咬一口,满满的甜。

    陈溪接收完原主的“小糖饼”回忆,牙根都疼。

    这剧情,要搁在现代,写书是不可能的,倒是拍“西京凉”的那些人可能会感兴趣,拍成小电影...

    啥小糖饼啊,咬一口满嘴玻璃碴子。

    “教坊司内no.1,智商就这么低吗?”陈溪一边嘟囔,一边翻看原主手写的诗集。

    字迹秀美,文采斐然,如此有才情的女子,竟如此愚蠢,难以置信。

    原主难道就没想过,为毛她跟太傅——哔——完了后,寒仁为毛会出现的那么及时?

    这一看就是蹲墙根偷听了好吧。

    原主陷入了爱河,对寒仁的印象也是霸总式的,什么刀斧雕刻的侧颜,修长的长指、清冷的音质,高冷的人格...hetui。

    什么高冷的男人会蹲在墙根底下偷听老爸——哔——?

    这分明是有预谋的,知道这晚过后,原主会一炮走红——这个形容词,溪爷以为是非常精准的,寒仁是故意过来撒人情给原主。

    事实证明,原主的确被感动了,从此就成了寒仁的探子,以身份之便为他提供了大量有用信息。

    算年龄,那时的寒仁也不过十二。

    拿到溪爷的世界,还属于未成年人保护法罩着的小破孩儿,毛都没长全,城府就如此深。

    这种人,一定要pass掉。

    择偶要选择聪明人,这点不假,但过于聪明的,还是那种不往好地方长的聪明,坚决不能要。

    还有个科学依据,男人的智商多数遗传母亲,跟寒仁似得满肚子坏心眼的男人,多数会有个超级难缠的亲妈,有一个缺德老公就会有很大概率遇到极品婆婆,这绝对是择偶中的重雷。

    更何况原主跟寒仁的亲爹有过很多次的——哔——,从十二一直到十六,这要是进了寒仁府,寒仁娘不弄死原主才怪呢。

    陈溪毫不犹豫就把寒仁踢出择偶选择。接下来她开始琢磨太子宋清。

    宋清是寒仁推荐过来的,对原主一见倾心,在明明可以强取豪夺的身份优势下,却十分尊重原主。

    就连原主跟太子——哔——,也是被寒仁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