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动摇窦建德在河北之地的统治地位(更新求订阅求投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648章

    听着诸文武各自的陈述,杨谦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心中亦在暗暗盘算,肿么办?山西之北,马邑和雁门,皆是咽喉要地,若是失之于突厥之手。

    指不定又会呈现出一次游牧民族南侵之势。

    咱可不能忘记了,五胡乱华之厄难,距近也不过一二百年的光景,完全的终结,则是大隋朝的杨坚一统天下,这才完全地终结了中原大地三百余年的混乱与分治。

    而今,镇抚军虽然已然隐为中原大地上实力最为强大的军阀集团,可是,北地诸多豪强,每一个都不是善与之辈,稍有不慎,自己多年的布局,很有可能会颠覆翻转。

    所以,山西之地,绝不能失,不容有失,这是必须的,至于北地诸多豪强,若是尽聚于突厥人的麾下,相约来攻,杨谦估计了下,以现如今镇抚军的实力,貌似,可能,似乎应该能顶得住。

    先是扳着手指头算了算,镇抚军一直最为强调的就是精兵战略,着甲率是百分之百,另外除骑兵外,士卒携长弓数达到了七成。

    现如今,镇抚军在长江以南地区,拥兵十五万之数,而长江以北,兵马也有近二十五万。

    这当然不包括各地的预备役,每个县,都至少要有两百到五百名预备役,平日务农,农闲之时,全部集中起来进行军事训练。

    也就是说,杨谦真要发发狠,再征久经训练的三十万大军,也是毫不费力,但是,没有这个必要。

    亲爹有难,自己作为儿子难道要坐看不成?肯定不能,那不仅仅是被天下人戳脊梁骨的问题,而是杨谦自己都过不了自己心头那一关。

    山西之地不能有失,久治山西之地的老父亲当然要继续坐镇,那么问题来了,需要大批的镇抚军赶往应援。

    #####

    一边沉思,一边盘算,顺便还是倾听这些镇抚军得力干才们的建言献策,不过大家的讨论方向,不在是否派兵增援上,而是在该不该放弃北部的那片原野,死守雁门天险一带。

    他们也都是有脑子的国之柱石,都很明白,若是真的将那山西之地拱手相让,呵呵……那镇抚军,或者说杨谦父子的逼格虽然没降低到跟投效突厥,认始毕可汗为干爹的北地诸豪强同一水平线。

    可是,也会让天下见识过大隋强盛,威加海内的赫赫威仪的能人智士们感到失望。杨谦终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或者说,他所感受到的民族苦难,亦见识了无数华夏儿女的铮铮铁骨之后。

    亦觉得自己的脊梁实在是弯不下去,大隋王朝,震撼天地,威加海外,而我大唐(代入感一定要有)而我杨谦,作为未来的大唐帝国之主,怎么能够不如前浪?

    是的,我就是那个何冰口中的《后浪》,前期,前浪尚在奔涌之际,自己一直都在默默地苟发育,苟起涌动。

    到得如今,前浪已经被拍死在了沙滩之上后,像我这样的后海,怎么还能继续从心?呃,是怎么还能继续怂?不能怂,就是干,至少大唐一定要越越大隋才对。

    杨谦犹记得自己当年,面对着杨广的遗作立下的誓言,你做不到的,我去做,而且我一定会比你做得更好。

    这,也该算得上是后海对于前浪的一个承诺吧。

    杨谦的大手,紧握成了拳头,清了清嗓子,听到了杨谦那刻意的嗓音,一干已经讨论得唾沫星子横飞的镇抚军文武都停嘴顿手,目光落在了这位镇抚军之主身上。

    “诸位,昔日之秦皇、汉武,大隋文皇帝,皆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告诉了我等后辈。凡我华夏之土,当不可失,更不可拱手让于异邦之手。”

    杨谦之言,显得很是朴实无华,却也明明白白地告诉了麾下的一干文武,让不让一寸土地,这不是可以讨论的问题。

    “所以,我决定,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但是这一次,我们要做的,不仅仅只是与窦建德在夏国国都外决战,更要围点打援,争取能够将幽州总管罗艺的数万兵马,也给留在这河北之地。”

    “如此,我们才能够极大的减轻山西之地所要面对的压力。”

    随着杨谦的比划,镇抚军的副总参谋长周法尚心领神会,身边的书吏飞快地记录着杨谦的最新指示。

    “另外,罗士信,尉迟敬德何在?”杨谦的目光一扫,厉声喝道。尉迟敬德与罗士信大步而出,大声应诺。

    “你二人,率领铁骑,赶往景城,向李宁将军汇合,并告知于她,让她尽可能,将幽州军主力,消灭在夏国境内。”

    “诺!”二人大声应诺,毫不犹豫地便领军令而去,不过两个时辰,一万两千铁骑驰离大营,向着景城而去。

    至于留下来的兵马,除了六万步卒之外,只剩下了杨谦中军的五千铁骑。此番的所有骑兵,已然尽数调予李秀宁。

    对于杨谦的命令,镇抚军诸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李秀宁的将略与军事才华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何况现如今所面对的夏国军队,他们的骑兵,早已经在与李秀宁统帅的弓骑兵的几次交锋中,损失惨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