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5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我去拿回宝具,你们帮我拖住那三个孽畜。”离长老的修为在他们一行十人当中是最高的,而且现在也不是勾心斗角的时候,所以最危险也最重要的一步理当由他来做。

    “没问题!”

    慕容家的两大长老显然配合更加默契,两人同时祭出了自己最强的皇器,那是当初慕容家主带他俩外出时偶然得到的一对中级皇器,名为“阴阳离火钩”。

    这离火钩是由以巨大的镰刀外加一根极长的锁链构成的,极易突破敌人的防守,一阴一阳配合使用的话还能让两件皇器发生共鸣进而产生不亚于上品皇器的威力,当初慕容家主为了得到这一对皇器可着实费了不少晶石。

    “妖蛇!看法宝!”

    各自手持离火钩的两大长老,一左一右同时向一条身冒蓝色火焰的吞天蚺袭来,那连接着链条的巨大镰刀眨眼之间便飞向了蚺蛇的七寸,那两大镰刀一个冒着苍白的冷火另一个闪烁着漆黑的水纹,撩过空气之时仿佛带动了千军万马,既迅如闪电又声势浩大。

    二人都在最开始放出了最强的攻势,长年累月积攒出来的默契让他们这一次突击威力无穷。

    世人皆知蛇的七寸便是它的心脏,妖兽也不例外。可就在两位长老的攻击眼看就要得手的刹那,那释放着蓝色火焰的吞天蚺突然暴起进攻,那速度就连声势迅猛的离火钩都无法匹敌,稍作闪躲之后便脱离了离火钩的攻击范围,然后就如同蓝色的流星一般直冲其中一位长老冲去,那诡异的蓝色火焰像是一个隐匿的幽灵,它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跟在那蚺蛇身后,随着蚺蛇的高速移动换做一条长长的丝带,逐渐包裹住中间的猎物。

    仅仅几个呼吸的功法,其中一位慕容家的长老便在同伴诧异的眼神中化作了一个蓝色的火人。他拼了命的想要摆脱那该死的火焰,可是无论他使用何种方法,就算是朝着自己的身上猛施斗技都无济于事,那诡异的火焰就仿佛有生命般黏在他身上,最终在那位长老的哀嚎声渐渐消失,只留下了一具漆黑的骨架散落在地上。

    “啊!!妖蛇我要你死!”

    ……

    从五老峰中出来的那两位长老此时心里都谨慎至极,刚才那个人的死状他们已经看见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虽说宝具事关重大,可就是算宝具再重要也比不过自己命重要。

    “修罗镜!”

    那位女长老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手掌大小的方形铜镜,那锈迹斑斑的铜镜上竟然透露出一股难以言语的恐怖气息,仔细看那镜面深处,竟然可以发现其中隐藏着无数的妖兽,无论是大的小的,平常的还是稀有的,在那镜面深处都可以看到它们的头颅。

    身冒黄色火焰的蚺蛇可没有心情等她照镜子,趁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一口黄色的火焰便朝着她喷了出去,仿佛烟火般的黄色火团在空中不断地旋转抖动,可最后还是准确的无误的撞向了女长老的胸膛,可意料中的爆炸并没有响起。

    不知何时那破旧的铜镜已经变化成了一人来高,那飞驰而来的火球撞到镜面之上就像是撞到墙面的皮球般弹了出去,丝毫没有对铜镜后面的女长老带来威胁。

    而此时另一位五老峰的长老而有些手忙脚乱。

    一身白袍的他就算战的尘土飞扬也难让灰尘污染,宽大的袖袍中不断地冒出一缕缕的绸缎向那红色的吞天蚺绑去,但是显然这位长老选错了对手。

    身冒红色火焰的吞天蚺实力其实是他们同伴中最强的,那极具攻击性的红色火焰就像是一触即燃的炸弹,只要有绸缎触碰到它便会导致它身上的火焰大增,几秒钟便可将那白色的绸缎烧个干净。

    “麻烦了,这‘暮雪绫’竟然困不住妖蛇!”

    这位白衣长老暗暗咂舌,虽然有心想要躲回降妖杵中,但他明白只要自己放弃那其他的几位长老必定会受到牵连,最终只会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可若是继续抵抗又能坚持多长时间哪?

    就在他还没有想出对策的时候,身前严严实实裹了无数层的‘暮雪绫’突然化作了虚无,炙热的气浪扑面而来,那妖蛇的血盆大口像是黑洞般深不见底,吞天蚺不亏名为“吞天”,原本碗大的蛇头竟然能张开如此巨嘴,将白衣长老整个吞下了肚子,腹中一阵火焰翻滚后,吞天蚺便将其化作了纯净的真元吸收掉了。

    第二位长老陨落!

    先前那条蓝色的吞天蚺并没有打算停下它的杀戮,那位慕容家的长老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最先身死的那个人是他的最要好的兄弟,无数危险的时刻都是二人相互帮助才侥幸活下去的,在修炼最枯燥无味的时刻都是他们两个人相互鼓励坚持下去的,虽非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

    “死吧!”

    那位长老大吼一声,便将手中的离火钩当做长鞭整个的抽向了那条蚺蛇,但蓝色蚺蛇的速度太快了,在离火钩还未到的时候它就已经蹿到了长老身边,还和刚才一样,妖蛇好像并没有打算直接杀死他,它依旧希望可以看到对方在煎熬和痛苦中慢慢死去,最终化作焦骸落向地面。

    就在那妖蛇来到面前的一刹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