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嫁衣之祸(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

    第一四二章嫁衣之祸

    河道狭窄,船只只能鱼贯而过。

    对于河岸上的人,钱多多也无能为力,这样的场景她以前见的多了,只是,那个时候没心情理睬,自己还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裙子底下还藏着一个小猫一样弱小的弟弟,哪里有心情去理睬别人的死活。

    关上窗户,就算是隔绝了外边的苦难与喧嚣。

    “这个花蕊部分要把金线打毛,这样才好看。”

    钱多多见云春准备把整根金线缝上去,连忙阻止,这是她的嫁衣披风,一串金丝菊花朵是要用来映衬她头上的牡丹金冠的。

    云春,云花两人的样子虽然很像男子,可是对于女红手艺,她们两个可是下过大功夫研究的。

    不这样做不行,云娘早就呵斥过她们两个,说她们两个没有一个好相貌,如果连女红都做不好,就该拉去喂猪。

    所以,两个人从小姑娘时期,手上就没有离开过针线活。

    云春迅速的用细针打毛了扁平的金线,还用手捏成花蕊模样,得意的拿在手上看了看,正准备缝到披风上,就听船舱外边传来一声妇人凄厉的惨叫。

    云花不想理会,可是,妇人的惨叫声实在是太气惨了,就打开了船舱窗户朝外看。

    只见一个头发散乱的妇人紧紧的抱着一个婴儿,坐在地上双腿踢腾着威胁周边的人不要靠过来。

    很可惜,这样的威胁实在是太弱小了,她的一只脚被一个男人捉住了,还有人趁机去抢她的孩子,妇人的惨叫声越发的凄厉,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挣脱了那个捉住她一只脚的男人,连滚带爬的来到河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见云花趴在窗户上看她,居然用力一丢,就把手里的孩子丢进五尺开外的云花。

    一个孩子飞过来了,云花自然习惯性的伸手接住,孩子不大,也就两岁的模样,瘦的跟一只猴子一般,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只会哇哇的哭泣。

    那个妇人见孩子被云花接住了,就大喊一声道:“救她!”

    喊完了,还拿着一柄木头簪子朝那个男人冲了过去,看她面目狰狞的样子,似乎要跟那人拼命。

    眼看着妇人被男子一脚踹倒在地,云花那里受得了这个场面,把孩子丢给同样愤怒的云春,大吼一声,就钻出船舱,一个纵跃就跳上了岸,一只手掐住那个男子的脖子,用力往下一拖,那个男子就一头栽倒在地上,然后就被云花那双大脚重重的踩踏在脑袋上,河边泥土松软,愤怒的云花直到将男子的脑袋完全踩进泥土里,这才抬开脚,探手接住云春丢给她的火铳,朝那些围着妇人的人群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

    “轰”的一声,火铳里面的铁砂喷了出去,那群人顿时倒了一地。

    围观看热闹的人,见云花提着一柄火铳杀气腾腾的模样,大叫一声“杀人了”就四散奔逃。

    抱着双臂站在船头的梁三看到这一幕叹息一声摇摇头,对部下道:“多买些粮食来,我们的粮食可能不够。”

    部下瞅瞅河岸边密密匝匝的流民道:“这里一定买不到粮食!”

    梁三道:“除过船舱里的四个……不,五个女人我们每天吃两顿,挨过这里到了中牟就好了。”

    眼看着云花从人堆里把那个妇人挑出来丢到船上,梁三再次叹口气道:“这个口子要是开了,就会没完没了。”

    见云花得意洋洋的跳上船,梁三哼了一声,就跳上了后面的一艘船。

    云花把云春怀里的孩子要过来,往那个妇人怀里一塞,不理睬磕头如捣蒜的妇人,冲着依旧做针线活的钱多多扬扬下巴道:“我刚才救了一对母子。”

    钱多多低着头挑起一根洁白的大拇指道:“花花威武!”

    云花挺胸腆肚的越发得意,只是那个妇人跟孩子哭得越发的凄惨,这让她很不喜欢。

    钱多多抬起头笑道:“你既然救人了,就要救到底,那个孩子饿了,你该给他准备米汤,那个妇人,孩子身上全是虱子,你要给她们弄干净,要是有一只虱子爬到我的嫁衣上,我就弄死你。”

    云花闻言跺跺脚就出去看后边的那对母女,她知道钱多多现在把这套嫁衣看的比命都重要,要是真的有什么小虫子爬上去,她真的会杀人的。

    好在这艘船的后舱就是她们平日里洗澡的地方,把这一对母子送进后舱,让她自己清理干净身上的虫子,再找了一套船娘的旧衣衫,见孩子依旧在哭,又让厨娘帮忙熬粥。

    等那个妇人用了好长时间,又哭了好长时间把自己跟孩子弄干净出来之后,厨娘已经熬好了稀粥。

    云花回到前舱的时候嘟嘟囔囔的对钱多多道:“我给自己找了麻烦,那个妇人说以后要给我当奴婢。

    我还是奴婢呢……”

    说到这里,云花就笑嘻嘻的看着钱多多。

    钱多多瞟了云花一眼道:“我这里的机密事情多,不能随便要人,你自己想办法吧!”

    云花听钱多多这么说,立刻就瘫在地上,抱住钱多多的一条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