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生死一念之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一一三章生死一念之间

    “将银锭铸造成马鞍状之后,一个骑兵就能携带八百两银子,而我们有四万三千多骑兵,仅仅是骑兵们,就能带走这里一半的银子。

    一匹驮马可以携带这重五十斤的银板三枚,就是一百五十斤,攻击两千四百两银子,再来一万五千匹驮马,我们就能把剩下的银板全部带走。

    且不影响我们大军行军。”

    沐天涛将战马背上的银板卸下来,抱到刘宗敏面前,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将银锭铸造成银板的好处。

    刘宗敏单手提了一下银板,发现这枚银板足重五十斤,再把银板放在马背上,用手按一下马背,发现战马岿然不动,就满意的点点头。

    “看样子你是念过书的,这件事怎么个章程?”

    沐天涛指着京城西边的将作监道:“我问过人了,那里有六座炼金炉子,每座炉子一次可以冶炼银子一千斤,日夜冶炼的话……”

    刘宗敏本身就是冶铁匠人出身,听沐天涛这样说,就立刻道:“一日夜可得六万斤。”

    沐天涛点点头道:“还有各大银号的炼金炉子加上,小的以为不出十天,就能完成冶炼的重任。”

    刘宗敏冷笑道:“我们不冶炼那么多,先保证我们的人马有这样的马鞍子……不妨再重些。”

    刘宗敏大笑着离开了银库,在他走的时候,沐天涛已经从一个小卒,变成了统领一千人的把总。

    等刘宗敏走了,亲卫头子就把沐天涛喊进自己的房间道:“我们兄弟的……”

    沐天涛立刻道:“全在火耗里折损了。”

    亲卫头子又道:“兄弟们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

    沐天涛立即道:“太多了没办法拿。”

    亲卫头子又道:“有了这么多的银子……”

    沐天涛冷笑道:“这些天京城死了这么多人,找一些家里男人死绝的人家,就这么充任人家的男人,给妇人娃娃一口饱饭吃然后……”

    “不能是大户吗?”

    “不能,等云昭的兵马进城了,大户人家还是会……嘿嘿嘿。”

    亲卫头子大笑道:“已经搜刮的干干净净了。”

    笑着笑着,也就笑不起来了。

    这些人随着刘宗敏转战天下,曾经吃过无数的苦,无数次的死里逃生让他们对作战已经厌烦到了极点。

    如今,他们逼死了皇帝,可是,他们的处境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崇祯死了,马上就要面对比崇祯强大一百倍的蓝田军。

    现在,银子有了,就有很多人不再愿意给闯王卖命了。

    毕竟,一无所有的时候,只有一条烂命不值钱,为一口吃的这条烂命谁愿意拿就拿走,活着就拼命的吃喝玩乐,奸淫掳掠……

    现在不一样了。

    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跟一个怀里揣着大把银子的人对生命的看法孑然不同。

    前者是在熬命,后者是在享受生命。

    只要是正常人,谁不愿意享受享受生命呢?

    尤其是最早一批追随刘宗敏转战天下的关中人更是如此。

    如今的关中早就成了人间福地,从那些跟义军打交道的蓝田商贾口中就能轻易知晓家乡的事情。

    此时的家乡,没有饿殍遍地,没有漫天飞舞的蝗虫,没有如麻的盗贼,没有尖刻的地主,更没有喜欢摊派,喜欢掠夺,喜欢跟富人沆瀣一气的官府。

    延安府的人都被搬迁去了宁夏镇种稻子去了,靖边县的人,如今早就不种地了,他们开始放牧了,绥德的汉子们都去口外做生意了,想娶一个米脂的漂亮婆姨,要花不少钱。

    昔日漂泊在外的关中人纷纷在回流,有些逃命去了外地的关中盗匪,如今都愿意回乡去坐牢,坐上三五年的监牢,出来就能活一辈子的人。

    但是,能回乡的人中间,绝对不包括他们。

    多年征战下来,这双手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杀人的时候是没法子考虑对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的,因此,回到蓝田,是经不起审讯的。

    回不了家乡是个大问题。

    不能埋骨桑梓地更是一个大问题。

    最可怕的是,大军马上就要离开京城,前往辽东了……听说,那里是一片能冻死人的地方。

    这些人的颓废念头就是沐天涛激发的。

    其中,辽东是一个什么地方,沐天涛更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年六个月的寒冬,雪原,森林,凶残的建奴,恐怖的野兽……

    沐天涛相信,堆积如山的七千万两银子如果放在老鼠洞里,是一点都不多的,他要做的就是尽量把这些银子留在京城。

    只要银子留在京城,那么,银子就飞不掉。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沐天涛就轻易的组织起来了一个贪污,偷盗集团,上下一心之下,上百万两银子就凭空消失了,而沐天涛负责的账目却清清楚楚,似乎那上百万两银子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