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伤好要还击(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买的,不过上面的刺绣是我绣的。”夏心澄觉得有些心虚,他这么有钱,收到的礼物感觉不配他的身份,想来他出于礼貌还是会接受吧。

    “等我恢复了,会把钱还您一部分的,我知道您不缺钱,但这是我的心意。”

    盛瑾天本想说他不需要她换钱,但一想到,夏心澄觉得亏欠他,便会一直记着他,这样也好。

    “礼物我很喜欢,谢谢。”

    盛瑾天看着她把水果吃完,嘱咐她早点休息,然后端着盘子出去。

    他将摆件放在副驾驶的位置,准备启动车的时候,又不放心的将安全带扯出,把摆件护住,像照顾宠物般轻轻拍了下,这才放心的开车离开。

    到家后,他把摆件交给爱德华,让它拿着它跟着自己,要保证他随时都可以看到这个礼物。

    这是他们再见时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是不是应该放在保险柜里锁起来呢?

    最后他将摆件放在床头柜上,多看几天后再锁起来。

    第二天上午有课,夏心澄请了病假,盛瑾天来到医院,看了下她的情况,肩膀处更肿了,手臂轻微的动一下都会疼。

    普外的主任过来查房,和盛瑾天一起商议了新的治疗方案。

    C大。

    吴芳菲本以为会受到Tony哥发来的视频,但等到中午都没动静。

    “Tony哥,拜托您的事情,怎么没个消息啊,找的人靠不靠谱?”

    “哼,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不是说是个女大学生吗?我小弟现在在警局,对方请了律师,而且还要做伤害鉴定,如果他们被起诉,赔偿都算你的。”Tony哥在那边冷哼了一声。

    吴芳菲大惊:“我说的只是拍照,你们自己动手打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想撇清关系?门儿都没有,你什么货色我不清楚?”

    吴芳菲听后话语立刻软了下来:“Tony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初真的就是想要点视频,这打伤人,不能全怪我啊。”

    “赔偿钱都是你出,事情他们包干净,你要是不出这个钱,就跟他们一起顿桔子。”

    吴芳菲咬咬牙,果然这些人不该请,一点脑子都没有。

    “好吧,等那边提了要求再看,钱我先凑凑。”

    “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样,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知道了,Tony哥的大名谁了解啊,我哪敢跟您讲条件。”

    电话那头又说了几句狠话,这才挂断,吴芳菲紧皱眉头,想着先打探一下夏心澄的伤情。

    但她若是直接去,肯定会被发现,只能通过别人的嘴问一问。

    三天后,伤害鉴定出来,为轻伤,夏心澄不同意和解,许律师在准备民诉的相关内容。

    因为治疗的及时,加上盛瑾天的照顾,天仁医院最好的设备和药都给她用上了,三天的时间已经消肿不少,而且疼痛减轻了一大半。

    夏心澄看到自己的伤情是轻伤,还是有些意外,她以为没有伤到骨头,很可能是轻微伤,自诉的结果可能还是赔钱。

    “医生,去检查的法医,您是不是认识?”

    “不认识,我在国外生活学习,国内医生认识的很少。”

    盛瑾天表情十分淡定的说道,随即将一份骨汤递给她。

    这次来的法医他确实不认识,但是和神经内科的吴医生是研究生时的同学,两人很熟悉。

    有普外主任的诊断书,加上他的诊断书,表示夏心澄肩膀处神经也因为电击棒造成了损伤,最后由法医综合诊断,鉴定伤害等级为轻伤一级。

    许律师来找夏心澄的时候,告诉她赔偿金额写的是三十万,问她觉得如何。

    “三十万……可以吗?我还是学生,误工费之类的不好算吧。”

    许律师微微一笑,拿出她的住院单:“其实我们要求的金额大部分都是住院医治的费用。”

    “啊?!”夏心澄看着自己的花费才知道原来住天仁医院的VIP竟然花费了将近十几万。

    “这么贵吗?万一他们不赔偿怎么办?”她觉得自己消费不起啊。

    “放心,一定会赔偿的,请你相信我的能力,其实主张三十万已经是最少的了,盛先生吩咐过,夏小姐心底善良,之前的事情有过和解的经历,让我们在计算赔偿时少一点。”

    许律师说完,夏心澄心里感觉怪怪的,为什么盛瑾天对之前她和解的事情这么在意?话说,他是怎么知道的?

    “许律师这么专业,我不太懂相关的事,足够偿还医药费就可以了,多的给盛医生,如果他不需要就给医院的基金会,帮助更多的人,我个人不留赔偿金。”

    天仁医院是私立医院,这里的费用原本就很贵,所以医院有基金会,每年给出一些名额,给病重却付不起医药费的病人。

    医院的基金会评估很全面,可信度很高,有许多国内的商人做善事也都会选择这里。

    许律师听后点点头,少爷看重的人和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