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少爷驾到(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男子伸手,夏心澄没有去握,而是自己起身,又擦了擦眼睛,借着灯光仔细看,依旧觉得陌生。

    “我们认识?”

    “不要喝奶茶。”

    夏心澄这才想起,看向他右侧耳垂,带着一枚“X”型的蓝宝石耳钉。

    “您是天仁医院的医生啊。”

    夏心澄不自觉的乖巧起来,她对医生莫名的有敬畏之心,说直白点就是害怕,医生说结果的时候要是迟疑一下,她都会紧张的要死。韩果果说她这是骨子里自带的怂,所以以后一定不要找个医生当老公,不然要怕一辈子。

    “嗯,我刚回国,对这里不熟悉,你知道C大怎么走吗?”

    “知道,您从这里直走,前面路口右转,然后过一个丁字路口就到了。”

    “不介意送我过去吧,我对C大里面也不熟悉,这么晚了想来也问不到什么人。”

    夏心澄一看自己的手表,没想到已经快十一点半了,寝室早就锁了,待会还要写保证书才能进去。

    当然,也可以不回寝室。

    她打算送这位医生去学校后,自己去学校旁边的小旅店休息一晚好了。

    “失恋了?”男子的话语传来,夏心澄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大夫,您怎么什么都知道?”

    “写在脸上了。”

    夏心澄撇嘴:“其实失恋没什么,只不过被人诋毁,还被劈腿,就觉得心里很憋屈,我在想,是不是该去看看眼科,自己真的是瞎了。”

    “这么渣的男生你也要?因为钱吗?”盛瑾天淡淡的开口。

    夏心澄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身旁的男子:“您为何要这样说?”

    盛瑾天推着山地车放慢了脚步,他早就知道她谈了男朋友,但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是个富二代。

    盛瑾天扭头看向她,当初你不也是因为钱而离开吗?这么多年,你喜欢的,果然还是钱。

    夏心澄不知为何要向一个陌生人解释,但还是开了口:“这半年来,我没有花过他的钱,在一起是因为当初我生病时他守了我一晚。”

    “医治你的是医生,为何不觉得感动?”

    “这是两回事,当时如果不是他送我去医院,如何才能得到医治?医生治病本来就是他该做的。”

    她说完后忽然想起身旁便是一位医生,这般说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盛瑾天并未说话,只是安静的走在一边,夏心澄也不再多说,到路口的时候两人一起右转,有些车辆转弯时速度很快,盛瑾天一直推着车子走在外侧。

    午夜的街道,橘黄色的路灯将高大的梧桐树影投在地上,周围时不时会有几个行人和车辆经过,但并不影响这份静谧。

    两人走到校门口,夏心澄开口问道:“医生,您要去哪里?”

    “你晚上住哪里?寝室应该关门了。”

    夏心澄一愣:“我……我有住的地方。”

    “刚洗胃需要好好休息,三天后记得去医院复诊,会骑山地车吗?”

    夏心澄点点头,盛瑾天将车递给她,随后拿出一张电子门卡和一把钥匙:“这是你们学校东区玉檀苑三号楼A房的钥匙,你今晚先住下,我有事还要去医院。”

    “玉檀苑是……是老师住的地方。”

    “嗯,我是医学院的教授。”

    “教授?!”夏心澄无比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看上去好像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怎么会是教授?但玉檀苑确实只有教授才能住的。

    “你的手机。”盛瑾天没有多做解释,而是把钥匙放在她的手中。

    夏心澄连忙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盛瑾天打开他的通讯录,看到第一个人是“a韩果果”不仅眉头微蹙,这种人怎么可以放在第一位,他在自己名字前加了一个A。

    他将手机递回去,便转身离开,夏心澄看着通讯录中多了一个“A盛瑾天”,不禁有些奇怪,但还是很感激,果然世上好人多。

    山地车她会骑,但这个座位有些高,她不知道怎么调整,只好推着去玉檀苑。

    学校的东区是独立的一块区域,建着家属楼和小别墅,她刷门卡进入玉檀苑,找到房间,看到是一栋小三层的别墅。

    把车子停好后,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没有给他留电话,但一看时间,十二点十分,他是医生,该不会正要做手术吧。

    盛瑾天转弯走了一段,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缓缓停在路边,他开了后门做了上去。

    “少爷,东西都准备好了,警局那边应该不会有问题。”身穿黑色西装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盛瑾天。

    “知道了,我回国的任何事,都不得和家族说半个字,而家族里的事情,我要全部知道。”

    “我们的人自然是不会说,但您在这边会有很多活动,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

    “是时候看看我身边的人,有没有能力了。”

    “明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