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连着下了两日的绵绵细雨后,到了第三日,天空终于有了放晴的意思,初晨就让还带着些许寒意的阳光慵懒的直射了下来。

    “这老天爷许是晓得今日付府上要举办赏花宴,看在付巡抚的面上将这雨给停了。”小齐子给苏木理着衣襟处,打着半玩笑的话语说道。

    苏木垂眸,长长的睫毛打在下眼睑上,形成一小片阴影,彰显主人兴致缺缺,少倾,果真只闷闷的嗯了一声,并未多答半句。

    垂眸后,余光透过打开的雕窗落在不远处,一条曲径小路上的积水那里。积水浑浊,只有表面清晰些,苏木在那里看到了自己被横向拉伸的身影,脸都快被拉的撑满整个积水滩了,一下就把苏木给逗乐了。

    还没来得及喊小齐子观看,积水滩忽然一下抖动起来,水中身影也跟着晃动,随之一只栗色鞋覆踏了上来,苏木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苏裕之站在那里,冲着他笑了笑,苏木楞了楞,也笑了笑,摇头示意,让小齐子不必在理他的衣裳。

    小齐子收了手,见自家主子一直看向窗外也跟着看了出去,暗地不由得惊了惊,只感叹皇家果然盛产美女和美男。

    九皇子来自然要和自家主子一同去赴宴,他们昨儿早已约好的,大抵知道这种到处都是达官贵人的场合,难免就要穿的正式了些,只见他难得没穿平日里那些颜色较深的衣裳,稀奇的穿了一件颜色稍浅的乌金对襟宽袖长衫,发丝一丝不苟的全都束进了玉冠中,少许几根调皮的浅发丝,没法被束进去,垂落在鬓角处,除此之外,腰间再挂了一块圆环镂空的玉佩,再无其他装饰,这样简化却又不失精细的装扮配上他那双稍显凌厉的瑞风眼,就让人感到望尘莫及。

    小齐子心惊了一下,就收回了眼神。好歹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是吗?

    苏木没想到苏裕之这么早就来了,没好意思再在让他等下去,便赶忙收拾好了,出门,与他一同坐上了马车。

    这边才坐上马车没多久,还没跟苏裕之寒暄过几句,行驶中的马车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苏木没坐稳险些从位置上跌了下去,还好一旁的苏裕之及时拉住了他。

    “三哥,没事吧?”

    “没事。”苏木摇头,又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刚坐稳,小齐子就弯腰进来,拱手说道“主子,刚刚是一个付府的小厮突然冲了出来。”

    “付府小厮?”苏木疑惑,看着额头有些出汗的小齐子。

    小齐子郑重的点点头,继续说到“说是付府不知怎么回事走水了,所以这边付巡抚临时决定取消赏花宴,派人前来特地告知,等稍后处理好事情后,会亲自登门道歉。”

    “哦,这样啊。”苏木知道付太尉此举也很无奈,表示理解。

    “对了,可有什么伤亡吗?”

    “听小厮说,暂时没有。”

    “如此便好,那我们就按原路折回去?”苏木转头看向苏裕之,征取他的意见。

    苏裕之朝他一笑,转而看向小齐子,开口问道“那人可戴付府腰牌?”

    苏木闻言也看向小齐子。

    小齐子听完一怔,随后点头。

    “可验真假?”

    “额…应是真的。”小齐子犹豫了一会,吞吐道,努力回想起那人腰牌的模样。这付府腰牌跟其他府上的腰牌可不一样,正是因为是巡抚大人府上的,所以制作精良了些,看着普普通通的一块腰牌实则暗藏许多深机,光是图案就难以复制雕刻,况且不止一种,要是做一块假的出来那得耗多少时日,而且府里每人的腰牌都对应着自己的名字,丢弃者是要被受严重刑罚的,再者说那些人也不是傻的吧,耗了那么多时日,就为了一个下人的腰牌?

    小齐子说完,苏裕之没再开口问话,只是看着他。

    小齐子低头,握着佛尘的手莫名开始发虚,眼睛都快把地面那处木板给盯破了。

    “那我们便回宫吧。”气氛一下变得有些沉闷,苏木感到不太自在,开口给打破了。

    “主子,奴才还有…”小齐子见苏木就要回宫了,慌忙说到。

    “嗯?”

    小齐子抬起头看了一眼苏木,又很快低下去,小声说“那小厮想见您一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

    “是吗?”

    “嗯。”小齐子很是真挚的点了一下头。那小厮从一出现就自觉的把腰牌给他看了,简单说明来意后,说是还有要事一定要见到主子,才能说,着急的样子看起来不假,他又从那么远的地方一路跑过来,小齐子还是决定帮他通告一声,也不妄他白跑一趟。

    “那让他进来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