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啊!”

    一声惨叫过后,再无动静。

    太监放下板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站在另一边的太监,叹了一口气,说“这宫女也真是惨,也不知犯了什么错,竟落的如此下场。”

    “好像是夏贵妃宫里给拖出来的,刚闹了一阵,就安静了。”另一边的太监,双手叠搭在板子上方,歇了口气,接口道。

    “夏贵妃?怎么又是她宫里的?”太监瞅了一眼趴在长凳上,被打的浑身是血,一动也不动,瞧着已经咽气的宫女,于心不忍,又撇开了眼,死在他们手上,还是被乱棍打死的,这宫女也是怪可怜的,而他们的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

    “夏贵妃,你又不是不知道。”另一太监看了看周围,放低了声说。

    “这,我知道,就不计以往,就今月初到现在,从她宫里拉出来的人,算算,至少有十人。”太监张开双手,伸出十指,看着另一太监,面上带着些讶异。

    “唉,谁知道呢。”

    “都是可怜人啊,进了这宫里,命都不是自个的了。”

    “唉。”

    “走吧,待在这里总感觉不舒服。”

    铁门咣当一声关上。

    “御膳房的小德子你还记得不?”

    “知道,上回给咱们送烤鸡的小太监,长的贼眉鼠眼的。”

    “你还记得就好,这小子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坛好酒,要请咱哥俩尝尝。”

    “真的?”

    “他哪弄的?”

    “我跟你说……”

    俩太监低声说着,并排走远了,都没有注意到那个他们觉得已经咽了气的宫女在铁门关上的刹那,睁开了眼,正阴森森望着他俩。

    画面一转,夏贵妃帐内。

    苏木瞧着一窝蜂而入的太医们,都在给夏贵妃诊治,就自觉的走到边上,腾出地来。

    太医外加宫女太监把夏贵妃围的水泄不通,连根头发丝也看不到,此时帐内,又全都站满了人,空气不流通,苏木憋的的难受,就走了出去。

    走到帐外,苏木深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又摇了摇头,看来今日是问不到些什么了。罢了,便往自己的帐蓬走去。

    跟在苏木身后的黑影见他进了自家帐内,于是身影一闪,不知所踪。

    猎场深处,苏煜苏裕之并排骑着马行进,手持弓箭,身后背着装满箭的袋子,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

    募地,传来了几下嘶哑的乌鸦叫声,苏裕之的耳边动了动,骑马的速度缓了下来,落后苏煜几步。苏煜像是没听到似的,双眼望着前方,继续骑着马。

    “七哥,不如我们就此分开,到时候看谁的猎物最多。”苏裕之提议道。

    “好啊,不过你可能现在就要晚我一步了。”苏煜说完,从背后抽出一只箭,架在弓箭上面,瞄准后,松开手,咻的一声射了出去,正中一只小鹿腹部。“那我先走了。”苏煜驾着马,丢下这句,急着向自己的猎物追了出去。苏裕之看着他的背影,笑容逐渐淡了下来,“驾。”转了马头,朝着不同的方向过去。

    “说吧,什么事?”苏裕之在一条小路上勒住了马,慢慢停了下来,面上看不出什么神情。

    他刚一停下,身旁的树上一个黑影立马飞跃而下,单膝跪下,双手抱拳供手行礼,低头道“春缇这个身份已经“死”了。”苏裕之听完这句,面上不为所动,依旧神情淡淡的,仿佛他说的是很无聊的话一样。

    黑影一顿,继续说着,快速把刚才夏贵妃帐内发生的事情,陈述了一遍。

    见坐在马上的人迟迟没有动静,按以往来说,禀告完就撤了,黑影好奇抬头,余光撇了一眼,这一撇却差点跪不稳了,我的妈呀,主子居然在笑?

    黑影踉跄一下后,马上跪稳了,当下一惊,还认为自己看走眼了,主子从来不会在他们面前笑,包括其他的表情也很难在他脸上看到,永远一副漠然的样子,要不是亲眼见到主子在宫里人的面前装出一副温良,长的好看,性情温和的乖小孩,他还真认为主子是一个冰块哎。不过,现在再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再瞥一眼了。

    三哥,心里到底还是想着我的。

    苏裕之在心里肯定了这一点后,面上带笑的摸了摸马鬓,抬头看了眼远方,只见远方山峦叠嶂,晨起的雾气还围绕着没有消散,阳光懒洋洋的直射下来,附近草地上结的露珠像珍珠一样反射着光,微波粼粼,发黄的落叶夹杂在其中。苏裕之深深吸了一口空气,又舒畅的呼了出来,心情也莫名的变得很好,耳边有着从不远处传来的鸟叫声,叽叽喳喳的,竟也不觉得吵闹,反而觉得有些悦耳动听,倾听片刻,苏裕之又是一笑,不禁闷声自问“嗬,自己这是怎么了?”

    “从前来了许多次,都从未觉得这里的景致有多好看,今日一见,倒别有一番农家小院的风味。”

    黑影一愣,没想到主子会突然跟他说这种无关任务的话,一时没搭话,随后反应过来,连忙应道“主子若是喜欢,可在这里劈一处,建成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