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四人骑马,一路向前行进。

    “七哥有一番孝心是极好的,不过听说前些年,好像记得当时的猎头是熊吧,有人为了讨父皇开心,去射猎时,被熊抓伤了脸,毁了容,一辈子都留下了难以消除的疤痕。”苏裕之状似无意提醒到,余光却飘向小十,嘴角轻轻一勾。

    苏煜在听了苏裕之的话后抬头皱了皱眉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听见小十已经张口说道“对,七哥,我还搞忘了,正准备给你说这个事,当时的那个四皇...。”

    “小十!”

    “叔。”小十被苏裕之突如其来的呵斥,吓得的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最后一个字呢喃着说了出来,侧身歪头见苏煜面露不悦盯着他,双眼透着怒气,十分隐忍他的样子,委缩着脑袋,又悄悄转了回来,吐了吐舌头。

    苏木看苏煜一听这个什么四什么的反应有些大,不由的好奇,扭头看向小十,小十对着他眨了一下眼睛。

    “哦,就是,那个,我,我是准备说,跟九哥一样的事情,岂料九哥先说了,嘿嘿。”小十支支吾吾的说着,眼睛讨好的看向苏煜,见他还阴沉着脸,连忙堆满笑,说“当时那个人可惨了,嗯,脸上都是血,所以七哥,你还是不要去了。”

    “你是在哪儿听到的?”最后一句想转移注意力,被苏煜一下子看穿了,毫不留情的开问道。

    “我,我是听宫女们说的。”小十嘀咕着快速一带而过,不想苏煜的注意力都在这上面,都怪他粗心大意,明知宫内都忌讳这个,他却说漏了嘴,难怪九哥这么生气。

    “看来你宫里的太监宫女该换一换了,实在是嘴碎了些。”苏煜举手之间都透着狠辣决的气息,小十看了一眼,低下头来,扣着手指上的扳指,肉肉的双下巴都堆叠了出来。

    他好像又惹事了。

    其实是他去母妃宫里淘气时,不小心钻到墙根,听到母妃跟父皇说过这件事,没想到看着威武的父皇也会发生这种事,虽听不懂什么打胎药,但大体也明白了意思,不过实在是太震惊了,所以印象深刻。刚刚苏裕之一提,他便立刻想起这件事来,又因为实在是担心七哥,潜意识知道这种事是不能说出来的,但脑袋一冲动,就漏了嘴。

    小十闷声不说话,苏煜看着叹了一口气,他这傻弟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这样忌讳的话说出口,到时候惹了父皇不高兴,什么时候掉脑袋都不知道。

    苏裕之冷眼看着好戏,这小十也似乎太笨了些,这样就上当了,果真是蠢货。

    没人再开口说话,气氛突然冷却了下来,苏木纳闷,怎么什么事他都不知道啊?亏他还看过书的,难道因为他来了就改变了吗?但他也没有做什么事啊,只是稍微躲着苏煜罢了,苏木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马蹄声在沉默中格外的响,前处的喧嚣声仿佛离他们很远,衬托出围绕在四人身旁的微妙气氛。

    “七哥,听说你骑马很厉害,我最近在勤练,想跟你比试比试,知道这段时日以来练的效果如何?”苏裕之适时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带着笑。

    “好啊。”苏煜微笑回应,见他一脸自然,大方,没有贸然打破僵局,开口说话的尴尬紧张样,瞧了一眼,被他瞪了一眼后,像鹌鹑一样缩在一旁不说话的小十,直摇了摇头,他两相差年纪并不大,小十却比苏裕之幼稚了许多,不管是功课还是骑马射箭,都比苏裕之差了那么一截。在这深宫中,母妃把小十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小十单纯了些,单纯在宫中最是无用的东西,有时还可能因此丧命。

    小十犟着劲,别扭着没有去看苏煜,头撇向另一方,嘟着嘴,心里感到有些委屈,“怎么感觉苏裕之才是他亲弟弟?我就不是了。”

    “那七哥我们以到猎场的第一个旗帜为终点,怎么样?”苏裕之见苏煜答应,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他不过随口一说,他居然答应了,那要对他放水吗?苏裕之看向苏木,苏木似乎感应到了一般,眼睛看向他,对他笑了一下,苏裕之看着,心里有了答案。

    “嗯,好,不过你年纪比我小,我作为哥哥,理应先让你五百米。”

    小十听着,越加堵着气,不肯看他们那边一眼,嘴角翘的老高,盯着周围的景色,眼底竟有了些湿润,不就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就这样凶他,况且父皇又没有听到,还故意对苏裕之这样亲近,他才不要这样的哥哥了,坏蛋,大坏蛋,他不要了,送给苏裕之吧。

    小十的身子歪在一边,梳着玉冠的头大大的正对着苏木,苏木大抵也知道小十心中所想,不就是苏煜才凶完他,转眼就跟苏裕之亲近,心里不平衡了。

    苏木偷笑了一下,立马正了神色,伸手揉着小十的头,悄声说道“好了,还有三哥了,三哥最喜欢小十了。”

    头被苏木揉着,一听到他的话,小十眼泪就瞬间流了下来,模糊远处的青色的草,绿沉的山,近处紫色的野花。慌忙抬手擦了擦了眼泪,鼻子吸了吸,头依旧没有转回来,但心情没那么糟糕了。

    “七哥不用看着我小就让着我。”苏裕之的目光从苏木的手上收了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