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太监并没有理会瘫坐在一旁的小十,见苏裕之抬脚走了,便也快速跟了上去,留下小十跟刨开的土堆。

    胸腔起伏的厉害,小十仍踹着粗气,望着苏裕之离开的方向,心里感到一阵恶寒,苏裕之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就凭刚才那个太监,目光错落在那太监身上,脚步落地有力,身形矫捷,手上的硬茧看着也有些年头了,一定是常年习武之人。

    他还没有使多大力,那太监却被一个小孩子推到在地,如此便是装的,什么时候苏裕之已经开始安插棋子在宫中了?

    小十缓缓站了起来,收回了目光,额头上的汗如豆粒般一直流个不停,毫不在意的用袖口处擦了擦。走近些,望着已经空荡荡的土坑,发愣,当时被棕棕的死冲昏了头,确实是他考虑不周全,稀里糊涂的就把它埋了,如当真让父皇晓得,他跟三哥可就玩完了,但不是苏裕之杀了它,怎么会有后面这么多事,想到了这,小十握紧了拳头,苏裕之现在有这么大的实力,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比如棕棕的事一样,仍他宰杀,却没有办法让他受到一点惩罚。目光冷了冷,快速向自己的宫殿走去。

    他不能坐以待毙,不光为了自己也为了保护三哥。

    是夜,弯钩的月亮挂在天上,子时悄然来临,列兵照常交换巡视,宫内的人已经熟睡。

    苏木迷迷糊糊睁开眼,有一道极强的光打进来,下意识的闭了闭,待缓过后睁开眼,还是自己熟悉的茶褐色床顶,没弄清楚那道光是怎么回事,耳边就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清晰,眨眨眼,不会是进贼了吧?

    偏头向床外看过去,垂下的床幔挡了视线,只能透过层层叠障影影约约瞧见,远处的暗红色地毯上出现一双黑靴,向着这边缓缓走了过来,苏木当下一惊,出于高级动物的自我保护意识,想呈现出防备意识。“铮…”手刚动一下,临近耳畔的是铁链的碰撞声,仰头看过去,“我靠!”苏木心里怒骂一声,“哪个龟儿子给你爷爷我锁的链子。”越挣扎,锁着双手的链子越发拴的紧些。

    这边挣扎着,铁链还没有松的一点迹象,床幔已经被一只修长的食指给挑开了,苏木楞着,停下动作,看着那双好看的手已经撩开大半的床幔,紧接着是绣着饕餮纹样的黑色宽大衣袖,苏木放眼看过去,见来人的衣领交叉处都显的很是精致,一身黑,除了边缘都绣着饕餮纹样,并没有其他装饰物,腰间倒扣着一条银白色的腰带,带着淡淡印纹,宽肩窄腰,却唯独看不见脸,脸上像带了一团白雾一样马虎,看不清。

    “你谁啊?”苏木募地睁大眼睛,他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怎么样都叫不出来,嘴巴被502给粘住似的,苏木这下真的害怕了,这大晚上的,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啊。

    那人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异样,居然弯腰供了进来,苏木看着一下拉近的距离,大气也不敢踹一口,死盯着,试图用眼神狠狠吓唬着。发端扫过苏木的鼻尖,带着一股木香味,落在颈间,有些痒痒。那人的视线一直深望着他,苏木能充分感受到,不适应的吸了吸鼻子,面上虽白雾一团,但看着身形气量应是一个样貌不差的男子,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个?苏木无语他自己。

    男子低头,与苏木的鼻尖仅隔一个手指头的距离,呼出的气重重喷洒在脸上,苏木不想遭受祸及,可扭头了就会不小心碰到啊,仰头被迫承受着。苏木毫不争气的咽了一下口水,挨的这么紧,他紧张啊喂,双下巴都挤了出来。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苏木崩溃,想哭,这位大哥你到底要做啥呀?

    男子又低下头些,苏木以为他要亲自己,吓的屏住了呼吸,身子僵住,双眼扩张到他这辈子再也扩张不到的倍数,准备迎接暴击。却见男子的侧脸与他的右脸擦滑而过,那触感,柔软细腻,似乎还不错?苏木楞了楞,赶紧摇摇头,把那些不着边的想法给撇弃掉。

    耳垂传来一阵黏糊糊的湿意,当滑滑的,热热的,舌头包裹着,苏木顿时明白了男子在吮吸他的耳垂,还发出“啾啾啾”的声音,脸“彭”的一声炸红了,浑身一个刺激从头传到脚,脚背忍不住弓了弓。

    “嗬。”

    男子情动的发出一声,气息全部改喷为在耳朵里,带着满满爱意,腻软似呢喃般的在耳边呼了一声,“三哥。”

    “哈,哈,哈~。”苏木睁开眼,腾的一声坐了起来,踹着气,原来是做梦,太可怕的梦了,苏木拍着胸腔给自己顺着气,“呃。”苏木满头黑线,微微颤颤摸向胯间,怎么?不太相信,掀开被子,看了一眼,又迅速合上,头上的黑线更多了,难道是呆在这样的环境呆久了自动就弯了?苏木不经思考到,欲哭无泪。

    那可不行,苏木神情严肃,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还有梦中的那个男子是谁?不会是苏煜吧?想到这人,苏木抬眼,想起他老是冲着自己傻笑,问他笑什么,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而且已知他是弯的,对自己还有意思,苏木一拍掌,就敲定了他,这里除了他gay里gay气的还有谁?苏木嘴角忍不住上扬,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