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苏木换了一张新的纸出来,把写的乱起八糟的纸扔在一旁,苏裕之在旁自然而然研起墨来,配合的十分默契。

    此时,在学堂的另外几人熙熙攘攘朝苏木这边走了过来。待走近了,苏木才停下动作,抬头瞄了一眼他们。为首的少年约至十三岁左右,身着杏黄色四爪蟒袍,头戴黑色玉冠流珠,眉毛因笑着而弯了些,鼻子挺而直像刀刻一般,明眸皓齿。收回了眼,苏木继续弄着自己的,帅是帅,不过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见苏木没有动静,苏裕之深吸一口气,上去作辑,“二哥。”尾音还夹杂着一些颤抖。苏木这才又停下手中的活,看着苏裕之神情不太自在,甚至感觉害怕。转身,也作辑,道“二哥。”称呼为二哥的少年开口“三弟额头的伤可好些了?”虽是一句关心的话,可从里面丝毫听不出一丝关心,苏木收回手,站直了身,仰视那少年,那少年脸上邪笑着,瑞凤眼里满满都是嘲讽,比苏木高一个个头,低眸看着他。声音一出,苏木便知是刚刚在堂上带头哄笑的那位,那声三弟咬音极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仇人了。

    苏木拱手,挂着嘴角向上,皮动眼不动的职业假笑,“多谢二哥关心,已经好了。”“是吗?我怎么不见的好了呢?到还越发回去了。”话一说完,他周围跟着的人偷笑起来,与其说偷笑,还不如说光明正大的笑。右手衣摆处被拉了紧了紧,苏木偏头看过去,见苏裕之拉着,一脸紧张看着他,小幅度摇了摇头,苏木朝他会心一笑,正回了头,身子略微向前些,将苏裕之大部分都遮在自己身后。

    “二哥。”苏木脸上依旧挂着笑,喊了一声,那少年的目光没有落在苏木身上,而像是空洞的看向苏木后方,被苏木这么一喊,轻微打了一激灵,又重新落回苏木身上。

    “二哥,我脑袋撞了,好歹能恢复七八成,不像有些人从生下来时,脑袋便是浆糊做的。”那少年听后,脸瞬间黑了下来,一时间嬉戏声停了,又变回原先安静的模样。待过一会,那少年还未开口说话反击,苏木奇怪看过去,见少年是看着自己这边的方向,不是盯着自己,而是看向自己后方,与先前一样。不过,瞳孔有些扩大,嘴巴微张,眉眼紧皱在一起,露出惊恐的眼神,一副想面上保持平静,却因为害怕而泄漏的样子。

    苏木偏头瞄向后方,苏裕之一脸无害的看着他。苏木砸舌,正回了头,后方除了苏裕之没有其他人了。

    “告辞。”少年慌忙留下这句,便急匆匆走了,像是有洪水猛兽追赶他似的,连跑带滚的感觉,颇显狼狈。跟在他周围的人,一时有些懵,见少年走着快没影了,也追赶了出去。那群人一走完,学堂就更冷清了几分。

    “真是怪人。”苏木挠头纳闷。

    “三哥,你不害怕吗?”苏裕之还拉着苏木的衣摆处,仰着头,看着他。苏木反身蹲了下来,理了理他额前有些杂乱的碎发,笑着到“怕什么?”“他可是一国储君,未来大刑的主人。”温良的声音还透着颤抖,眼睛里满是担忧。苏木心疼看着面前这个小孩,从小没了娘,时时刻刻怕得罪人,活的卑微了些,要是哪天皇帝不喜他了,在这满是算计的宫中,如何活下去。

    “未来的事可不一定,况且,他不一定当的上。”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草包。”

    “草包?”

    “对。”

    “三哥,这种话不要再说了,被听到可是大逆不道。”

    “好好好,知道了,我的小之之。”

    铺好宣纸后,苏木坐下,拿起笔沾上已经研好的墨,“三哥,想练什么字?”站在一旁的苏裕之拿起被丢在角落的镇纸,给他把面前的宣纸给压好,“嗯,我想想。”“就写苏裕之怎么样?”苏木突发奇想,猛抬头看向苏裕之,一脸认真。听到三哥要写自己的名字,苏裕之脸上一阵郝意,还以为苏木拿之前在他屋里写着他满篇的名字打趣到,见他还盯着自己,有些承接不住,“三哥少拿我打趣了。三哥可以写自己的姓氏。”连忙摆手。“没有啊,我可以先写你的,再写我的。”苏木是觉得苏裕之的名字比自己好听,想写着看看。

    “额。”推拖不过,苏裕之妥协,“那三哥先写一遍给我看看,我看哪里不对。”“好。”见苏木开始写了,苏裕之满眼里的欢喜,都呼之欲出。“怎么了?”在纸上写下苏字后,苏木停下了笔,苏裕之奇怪。“你的裕字是哪个裕啊?”苏木汗颜,这回脸皮丢的可大了,“唉。”苏裕之像个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不受宠辱惊,进退皆裕入。”苏裕之边写边说到,在纸上写下一个磅礴大气的裕字。“哦哦。”苏木看着,对比旁边自己写的,到还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来你的名字还有这样一层含义啊。”“嗯,我娘亲取一首诗里面的。”“你娘亲可,真……有才华。”苏木忙止了嘴,又提起别人的伤心事了,连着岔开话题,“我们来练字吧。”

    苏木在纸上依葫芦画瓢写下裕字,“怎么样?”满脸期待,看着苏裕之。“三哥,这。”饶是脾气温和的苏裕之都皱着眉,纸上写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糊在一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