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十?小十怎么样了?”人未到声音便先到,“奴婢/奴才给夏贵妃请安,夏贵妃万福。”众人行礼,苏木也跟着行礼,供手。“太医已经在医治了。”苏理彰开口提醒,“那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夏贵妃连炮似得,问着不停,“先不着急,等太医出来在说。”“你叫我怎么不急,好端端出去怎么就撞了额头了呢?”夏贵妃急得连行礼都忘了,好在苏理彰理解她是担心小十而忘了礼数。拉回急的在面前踱步走的夏贵妃的手,拥入怀中,安慰的拍着肩膀,像哄着幼儿似的。众人一看,纷纷侧目,都说夏贵妃圣宠在身,果真如此。

    “三皇子不是说小十来找你学习功课吗?怎么会弄成这样?”苏木照常低头,见又提到自己,垂眸,把刚才那番话又重新在说了一遍。“哼,是吗?”娇气的声音含着怒意。“母妃,我们做功课时,原本做的好好的,没做多久,小十便闹着要去清池园玩,三哥拗不过他,也但心他,就一同就去了,儿臣因为功课没做完,所以没有去。原本应该我陪同去的,倒是让三哥受累了。”苏煜从夏贵妃的后方站在了苏木旁边,供手行礼。夏贵妃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自己当然知道自家的小儿子非常贪玩淘气,只是想借机把火发在苏木身上,谁知自家大儿子站出来打脸,胳膊肘往外拐,不过大儿子都这样说了,想必也是小儿子非要去,夏贵妃叹了一口气。见自己爱妃被亲儿子打脸,苏理彰也不好说什么,“先起来吧。”

    “谢父皇。”两人异口同声,随即站直了身子,苏木朝苏煜看了一眼发出感谢的信号,苏煜向上弯了弯嘴角,以作为回应。两人的小动作当然没有逃过苏理彰的眼睛,但苏理彰知道他们从小玩到大,感情自然要比和其他儿子之间要好些,苏理彰看着面前这两个儿子,很满意,尤其是苏煜,将委以重任的眼神看向他。点了点头。在此之间,苏木觉得把锅全部推在还在里面躺着的小十好吗?不免有些担心,但重要的是希望小十没了什么事好。

    感觉有一道锐利目光盯着自己,苏木看了过去,来人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着绛紫色水仙散花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凤簪钗,画着黛玉眉,杏眼的眼线微微上挑,脸颊边打着淡淡的橘色腮红,嘴角抿着,似笑非笑。正是夏贵妃,苏木收回目光,只是心里还在想,“怪不得小十和苏煜的颜值能打,良好的基因啊。”这边的夏贵妃,想的却是,苏木破环了她跟两个儿子之间的感情,连大儿子都不帮自己了,不要在让他们和苏木一起玩耍了。

    等的时辰有些长,苏理彰坐上了主位,夏贵妃坐在他左下方,依次坐了下来。看着紧闭的木门,又不能贸然推进去,苏木着急的跺了跺脚,有些按耐不住,“三哥,莫急。”苏煜对他做了一个口型,苏木朝苏煜轻轻点点头,静下心来。无声等了又大约半个时辰,门终于吱呀一声开了,太医从里面走了出来,夏贵妃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想走进屋去,又想到什么刹住了脚。“怎么样了?”这话是对太医说,“回贵妃娘娘的话,无大碍,臣已止了血,上了药,好生修养便是。”“伤到哪里了?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会留下疤痕吗?”她这么俊的儿子可不能留疤痕。“仔细保养,便不会留疤,并且饮食清淡,勿躁,不出一个月应会好了八九成。”太医供手,虽然能好完全,但话不能说的太满了。“能进去吗?”虽很是想看儿子,还是须的小心些,问一下。“十皇子现在清醒的。”太医往边上,侧了侧身子,低头示意。得到允许,夏贵妃疾步走了进去。“爱妃小心些,不要扰了清静。”苏理彰提醒,随后也跟着进去,留下众人面面相墟。太医朝苏木方向行礼后,出了屋里,他的下属背着药箱也行礼后,跟在太医身后。

    “小十应该没什么事了。”苏煜开口

    “嗯。”苏木坐在位置上,眼睛却瞧在木门上,心不在焉。苏煜面上笑了笑不再搭话,一时屋内无言。等的时间长了,宫女太监们到站的松懈了些,时不时揉揉已经发酸的小腿处。不知过了多久,木门又吱呀一声打开,太监们迅速站好。夏贵妃拖着她的长裙走了出来,苏木刚上上去询问,见她面色不好,眼角还有些湿润,便压下去心里的那股着急感,“母妃怎么了?”苏煜上去询问,“哼,问你父皇。”夏贵妃似乎十分生气,用手帕擦了擦眼角,便又提着长裙走了。紧接着苏理彰走了出来,“你母妃了?”这话是问苏煜,“方才走了出去,面色不太好。”苏煜双手作辑。“你们先回去,小十需要静养,改日再来。”留下这一句,匆匆往夏贵妃离开的方向追去。苏木觉得郁闷同时觉得有些奇怪夏贵妃刚刚的举动,烦躁的绕了绕头发。

    “今天看来见不到小十了,三哥,我们先回去吧。”苏煜提议,“好。”苏木最后看了一眼,便跟着苏煜走了出去。拐了几道弯后出了小十的寝宫。

    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分叉路口,苏煜停了下来,“三哥我要先回书房做功课了,改日再来找你。”“嗯,好。”苏木目送他远去,跟着另一个太监走了左边的小路。刚要跨入拱门时,“奴婢给三皇子请安,三皇子万福。”有些年老的宫女给苏木行礼,“嗯”苏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