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自从那次围猎后,他就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每次举办的宴席也是各种找借口推辞不来,身为一国太子,这些交酬应际还是很有必要的,谁知,苏理彰也不管,默默准了他这些行为。

    甚至单独给他请了教书先生,连安德堂也不用去了,整日都呆在东宫中。众人纷纷揣测苏理彰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思?是要重点栽培太子吗?那为什么还准他不参加那些重要的宴席?

    正当众人奇怪不已的时候,苏理彰的一道旨意下来,众人这才明白当今这位圣上的用意。

    “三哥,在想些什么?”苏裕之看着苏木扣打着桌面,一脸沉默不语。

    “嗬,没想什么。”苏木回过神来,冲他一笑,转过头来,瞧了一眼坐在苏理彰下方首位的苏景时。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再见到他的时候,不似孩童那般喜欢嬉戏,调皮,爱抓弄人的孩童苏景时了,而是眉间总是轻皱,像是萦绕着一股心事少年的苏景时了,总感觉一瞬间忽然长大了。

    苏木低头看着杯盏,心想,莫不是苏理彰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苏理彰入座后,挥手示意,身后的太监拿着酒壶给他的杯盏添满了酒后,又退回原位。

    “今日是为了欢迎单于公主阿兰娜和使者且莫车,此敬一杯酒,以示两国交好,安享太平。”苏理彰说着,浅笑着单手拿起了桌上的杯盏,朝下方首位看过去。

    使者且莫车闻言,抬头看向苏理彰,面上带笑,双手握着杯盏举了起来。

    “来,干。”两人对视片刻,默契的一同仰头喝尽。喝完,两人坐下,此致,宴席算是正式开始。

    丝乐声响起,舞姬们上台,在大殿中央翩翩起舞,大臣皇子们津津有味的看着,喝着小酒,吃着菜,悠哉悠哉,偶尔交头低声议论着,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

    苏木从苏理彰敬完酒算是宴席正式开始时,挺直的腰板儿立刻松懈下来,瘫软在位置上,扭了扭,换了一点舒服的姿势。

    没过多久,桌上便有了一堆瓜子壳,苏木决定再剥完最后一粒瓜子。拿起一粒,剥完后,将芯混进了手掌里的一堆已经剥好的瓜子仁中,仰头一把塞进了嘴里去,满足的嚼着,还拍了拍手上余渣。

    嚼着嚼着,就发现嘴有些干了,视线看向了刚才还未喝完的酒上,眼珠子滴咕咕一转,歪头瞧了一眼坐在邻桌的苏裕之,见他侧身与一老臣举杯交谈着,惊喜,嘿嘿一笑,便慌忙拿起杯盏。

    “你叫我不喝我就不喝啊,我又不是傻子,哼哼,我偏要喝。”

    拿起就猛灌一口,又迅速放下,快速瞥了一眼苏裕之,见他还是侧身。没发现的样子,苏木放下心,口腔鼓起的一口酒像是塞满了松仁的仓鼠,赶忙咽了下去。眼睛笑咪着,暗自窃喜没被发现。咂了咂舌,苏木回味到丝丝甘甜。忽然感觉到对面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苏木抬头顺着回望了过去,刚望了过去,苏木就后悔了。

    那里坐着一位正值美好青春年华的少年,头戴棺色束发玉冠,玉冠下面是一张俊美绝伦,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身着绛紫色衣袍,衬的他肤色越发白皙了些。

    隔着舞姬们重重曼妙的身姿,苏木都能看清是好久不见的苏煜,不是他,还能有谁敢穿这种颜色的衣裳,挺骚包的,不过看起来,他穿着竟然蛮好看的,果真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