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石门诡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那老人被人拆穿了诡计,不但没有一丝气恼之意,反倒是哈哈一笑起来。

    “你这小子不简单,那些家伙一个个都以为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者,谁又能想到我是为了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点,才用这些白骨给作了铺垫。”

    “不知前辈先前所说的所谓老梆子到底是谁?看前辈如今的情形,他要么现在被你杀了,要么已经离开这里了吧。”

    叶天丝毫不慌张,无论如何,他还没有从这老人的身上感受到危机。

    倘若对方有实力足够吃定叶天的话,也不至于又是诓骗又是诡计,这只能说明在此地那么多年,对方终究是没得当年的气力。

    能够活到现在如此年岁,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那个老家伙如今已经离开这里,不知晓多久了,你这年轻人不仅修为高,心性也不差。若不是见你皮肉生的嫩,浑身上下也没有一点死气,我怕是要以为你是哪个老怪物伪装成一副少年郎的样子了。”

    那老头道。

    “看样子是那人将前辈一个人抛在这里,若是前辈能告诉我离开的方法,兴许小子能尽绵薄之力,带前辈一同离开。”

    “还是免了。”

    那老头不知是何原因无法动弹,只是言语之中,毫无希望,似乎已经接受了如此处境。

    “你以为知晓离开这里的方法你就能做到?这里的东西全都被他带走了,再也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不知前辈所说之人,到底是哪位?说出名讳,兴许晚辈认得。”

    叶天确实有些好奇,一个人将如此心机的老头,骗在此地的人,到底是谁?

    “哪怕说出来你也不认识,我们那个时代太久远了,你别看我现在是一副皮包骨的模样,可是在刚来到此地的时候,我的皮肉可不比你差半分。”

    “虽然晚辈的年岁不大,可是却认识不少的前辈,说不得会有些许渊源。”

    “萧逾,你可曾听过?”

    叶天略微思索了一下,发现确实不曾听过。

    “萧逾?!”

    蜃的反应却比叶天要激烈的多。

    “传闻中这不是鬼帝的本名吗?小子你问仔细一点,看看这个萧逾是不是传说中的鬼帝?”

    “这要如何问?我也确实没有见过鬼帝本人。”

    “你问问那人是哪门哪派如何招式,鬼帝虽然在外界来说有些高深莫测,可是我却知晓不少关于他的消息。”

    “如此看来,你倒是比他更高深莫测。”

    “知晓事情多了也不是件什么好事,若是我知晓的不多的话,你家先祖也不会找到我,不然我好歹是一介领主,寻常人物想要从我这里得知消息,不花费些许心血又怎能行?可是你家祖宗偏要来霸道的,唉……”

    一想到当年的往事,蜃就忍不住叹息的。

    叶天则对此类消息不太感兴趣,就扭头向老者道。

    “这人听着有些耳熟,不值前辈可否告知具体些许?”

    “这人虽然也是一介亡魂,可是他生前所修炼的却是不俗的功法,哪怕是以阴魂之力也可以修炼出皇气,虽然那个老家伙毫无信誉,但却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修炼奇才。”

    “那此人必然就是如今的鬼帝无疑。”

    听完老者发言后,蜃笃定了心中的猜想。

    “传说中当年的鬼帝虽然天赋不俗,可是能够一飞冲天,却是因为某份机缘。这老头儿先前说这里东西全都被他带走了,说不定当初就是靠着这些东西,走上称帝之路。”

    叶天闻言,却是不太感兴趣。

    他乃是人族修士与亡魂不同,能够让鬼帝称帝的东西,也未必对他派的上用场。

    “前辈所说的那人,在下有些猜想,应当就是如今外界的鬼帝。”

    叶天说道。

    “鬼帝?”

    老者闻言,表情有几分惊奇,却并无太多差异。

    兴许是在此地太久,并不知晓鬼帝的称号在这修罗场中意味着什么。

    “此河名为弱水,当初这河边还有一块碑文,只不过被一后来者这推入了河里,而大致可以离开的路径,也是写在碑文之上的,不过那人就是因为无法离开,这才怒急将碑文也毁去了。”

    “那人现在如何?”

    “现在?”

    老人眼珠子一转,瞧了瞧身边的一堆白骨。

    “兴许就是这一堆中的某一个,我也记不清了。”

    弱水的名头叶天也曾听过。

    据传乃为地狱中的黄泉变名,只不过据传闻说,弱水是鸿毛不可浮,自己先前坠落其中还可以游上来,想来应当不是传闻中那一个。

    “那先前碑文之上所记载的法子是什么?”

    “两句话。以退为进,以入为出。当初那萧逾就是入了这河内,从此以后我就再不见他浮起来,而我们从那扇门后所得的东西也全被他拿走去。”

    叶天想到了先前自己所经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