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旁观者清(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唐不敏轻拧着湿毛巾,慢慢擦拭南宫轶双手,并不揭穿他的假寐。

    南宫轶却并非假寐,而是心悸地不敢动弹。好在唐不敏终是停下贤惠,转头看向来人。

    “唐姐姐,我哥不喜欢太殷勤的女人。”南宫缜忠告道。

    唐不敏温婉一笑:“他会习惯的。”

    南宫缜近前查看,认真问道:“我哥好歹也有武艺在身,他都不能奈那些劫匪,你一个弱女子,凭得什么救回他?”

    唐不敏站在南宫缜身后,面上仍是温和:“也许这就是我与太子的缘分,是上天赐予我的机会。

    南宫缜并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叹息着道:“大家都很忙,胜师去了流声刹,芝姨也要回山,你与哥哥就要成亲,还有那个顾谙,我都还没见到她人,她就要走了。”

    南宫轶忽地睁眼,南宫缜狡黠地一笑:“快马已备好,哥哥许来得及送佳人一程。”

    果然,南宫轶一跃而起,直冲殿外。

    “公主这是做什么?”

    南宫缜嫣然一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公主受何人所托?”

    南宫缜瞥了眼冬桑道:“冬桑,你确定两条腿能跑得过四条腿?”

    冬桑恍悟,撒腿冲了出去。

    “唐姐姐,投其所好才是正道。”南宫缜道,“唐姐姐,其实我也喜欢你做我嫂子,可你瞧我哥的心根本没在你身上,不如你回砚城再寻一门心仪的亲事?”

    “公主这话也是旁人教你的?”

    “这是我的心里话。唐姐姐,倘我哥喜欢你,你拘在这皇宫里还有个念想,可如今这曲凤求凰我哥明显不想与你唱了。这皇宫冷清空旷连我都不愿呆了,你空守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与太子说过,无论他走多远,我都会在原地等他,等他回头,发现我的好。”

    “顾谙的出现简直就是惊艳到我哥了,他哪里还是自律克己的太子?只要事关顾谙,他都表现得异常兴奋,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公主,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南宫缜认真道:“没有。”

    “等你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明白,你待他的好,便是站在他的身后,看他看过的风景,走他走过的路,只要能与他站在一起,世间便是美好的。”

    南宫缜不解道:“哪怕他的眼神没有落在你的身上?哪怕他的一举一动只为别人喜怒哀乐?”

    唐不敏笑笑道:“公主,他的眼神,他的一举一动,不都因顾谙不在他身边吗?”

    南宫缜更是不解。

    “我比太子幸福,我心仪他,能够陪他居高堂眺河山,可他呢?他喜欢的顾谙,不过是他眺望河山时最美的一道风景而已,可望而不可及。”

    “唐姐姐,你便如此自信?”

    “我能够抛下一切追随太子,他二人却不能为彼此抛下所有。”

    “所以我宁愿嫁平民,也不愿嫁王侯。”南宫缜道。

    “你是天下最尊贵的公主,上天会把最好的那个人送到你身边。”

    单纯的南宫缜开心地笑了------

    阳光温暖地像少女明媚的笑容,更确切地像顾谙的笑容。他的顾谙,站在楼船上,明粉的工长裙在日下闪着耀眼的光亮。南宫轶也笑了,笑得爽朗开怀。他踏步急跑奔向那一抹明艳。因船上少女轻唤他的名字“南宫轶”。

    她也看到他了,所以才笑得如花灿烂,如霞绚美。

    她招着手:“南宫轶。”

    南宫轶感觉一颗心就要冲跃而出,欢快地喊道:“谙谙!”

    顾谙回头,嫣然一笑,伸手轻拂道:“叫你南宫轶,你便这般开心/”

    南宫轶这才注意顾谙手下那撮黑黑的茸毛——陈娘那只硕大的黑狗,心登时如坠冰窖。

    甲板上顾谙尤自沉浸在与狗的嬉戏中,开心地又问道:“赶明个高兴了,再给你起个绰号,就叫‘轶太子’,好不好?”

    章儿背靠人群,倚在栏杆上,看着幼稚的顾谙道:“小姐,你这样有意思吗?”

    “我叫得开心,它听得欢喜,怎么没意思?”顾谙不理章儿,径自走进船舱,章儿摇头奔船头寻船夫去了。

    楼船舱内,陈娘抓着岳霜的手放在女姁手上,极其认真道:“儿子,这么漂亮的媳妇,你舍得不跟着走?”

    女姁好笑地看着陈娘,附和地点头。岳霜无语地抽出手,对陈娘道:“娘,燕都有闻名天下的神医,一定能治好你的病。”

    女姁打断岳霜道:“伊度现在都敢称自己为神医了?他这样不给自己留退路,也没人管管?下回抓着他问一问,他的医术哪处占个神字。”

    岳霜抬头看向女姁。女姁媚媚地一笑,用右手小指轻轻描着细眉,问着:“你这样看我,可是我的眉描得不够好?”

    岳霜素来所接触皆士族文人,又因家规甚严,少有机会有女子接触,如今被女姁三言两语撩拨地羞了脸,忙低头不语,半晌又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