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章 出嫁(所嫁非所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入了秋真是忙的人人不闲。

    高老夫人一天比一天没精神,杨氏和李丹若隔个三两天就过去看望一趟,这么忙着,时候就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李金蕊铺嫁妆的日子。

    陈清迈五月底实补了刑部主事,他殿试不佳,列在三甲之末,原本是要守选侯官,因和枢密院副都承旨李枢密府上攀了亲,这侯选倒比直授的还快。

    陈清迈及第、授官,紧接着又要成亲,真是春风得意。

    过嫁妆当天,陈清迈守在新赁的三进院子里,眼看着嫁妆一抬抬进来,连前院半个院子也没摆满。

    李金蕊的嫁妆,就是公中那些和她母亲嫁妆的一半。

    原本苗氏心疼她嫁的不好,要把自己那些嫁妆全都给她,李金蕊却说什么也不肯,一定要留着往后给弟弟玮哥儿打点前程用,苗氏好说歹说,才分了一半给她。

    可苗氏的嫁妆原本就寒酸的可怜,这一分,更是少的看不上眼,铺嫁妆那天,李金蕊那些嫁妆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送完了。

    陈清迈怔神的看着院子里那一点点嫁妆。

    李府二娘子嫁给狄推官做继室的热闹,他是亲眼看到的,他娶的是李家二房嫡长女,怎么这嫁妆竟还远不如一个庶女?

    小厮明风取了嫁妆单子过来,陈清迈失望的拎着薄薄的嫁妆册子,看来没错,真的是只有这些了。

    头天傍晚,大姑奶奶李水华和二姑奶奶李雨菊就回到李府,准备给李金蕊送嫁,李金蕊根本不搭理李水华的热情,对李雨菊却很是亲热,李水华脸上笑容不变,晃了一圈,径直去母亲刘夫人院里喝茶说话去了。

    李丹若也不愿意凑上去看李金蕊的冷脸,跟在李水华身后晃了一趟出来,径直去了正院,过几天就是宁老夫人生辰,她这几天正忙着拣福豆编福寿串,准备给宁老夫人做个璎珞挂在床头。

    陈清迈只有一个小厮和一个老仆人,到京城也不过一年,多半年的功夫,只顾埋头苦读备考,对京城诸事都是茫然不熟,定了亲后,李家大爷李云志过来了几趟,热情的指点了许多事,又时常遣小厮、管事过来帮忙打点,这才在短短几个月,赁房子、收拾整理,总算在成亲前,妥妥当当的备齐了成亲必须的诸事。

    成亲前两天,李家大女婿、兵部左侍郎裘家二爷,二女婿狄推官就带着府上办过婚娶大礼的家人上门帮忙,姜家五爷姜彦明以子礼守孝,不便过来,姜家大爷,三房嫡长子姜彦宏和长房嫡长子、三爷姜彦志却也是一早就带着人过来帮忙,三家府里所来诸人,由狄推官统总调度,都是办老了大事的世家仆从,不过一天功夫,诸事俱已停当。

    陈清迈送走狄推官,看着老仆关了院门,深吸深吐了口气,转过身,背着手,微微昂着头,意得志满的抖了抖肩膀,四下打量着院子里。

    院子里到处挂着大红灯笼,照的满院喜庆,洒金的双喜字映着微微晃动的烛光,金光喜色交相辉映,那流溢四散的金光晃动着仿佛要直飞冲天,他陈清迈的前程,也将如同这金光一般,就要一飞冲天。

    早上看嫁妆的那丝不喜,早已被金光喜色冲的无影无踪。

    这门亲事,甚至比高中进士更让他狂喜,攀了李府,纵然是白身,那高中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如今中了进士,自己也算是个聪明能干的,高官厚禄不过是早晚的事,还不是晚,是早!

    殿试前四甲又怎么样?不还一个个伸长脖子等着授官呢,自己这个三甲末,却早就得了差遣,吏部主事对自己是何等客气,这刑部主事,可是由着自己挑选来的。

    陈清迈满足的叹了口气。

    如今的兵部左侍郎裘二爷、京城府衙一等一的实权人物狄推官,和自己都是兄弟相称的连襟,国公府姜家,往后也是常来常往的姻亲了。

    陈清迈只觉得头晕晕仿佛醉酒般,这一步,就踩进了京城权贵圈子,嫁妆,那都是小事,有了差遣,有了权,银子就多的是……

    陈清迈春风得意马蹄疾,娶回新妇,送走挤满院子的宾客,已经是人定将过,陈清迈醉的脚步斜歪,一路踉跄进了新房。

    新房里香气宜人,帘幔或垂或挂、如云如雾,烧的正旺的红烛照的各处耀眼争光,满屋的丫头婆子珠绕锦裹,红彤彤亮闪闪的床上,李金蕊一身大红常服,如一枝含苞等放的花儿般端正坐着,正含羞带怯、眼波横流偷偷看着他,这才是大家气象、富贵享受……

    第二天的复面回门,却很是出乎陈清迈的意料,众人虽说个个笑容可掬,却几乎没人说什么话,认了亲,就呼啦啦一个眨眼散了个干净。

    李金蕊毫不介意,拉着他直奔母亲的正院进去就没再出来。

    午后出门上了车,陈清迈看着李金蕊,委婉的笑问道“我原想和大伯多聊一聊,讨教一二,大伯今天象是忙的很?”

    “他怎么会指点你?他连玮哥儿的事都不管,你别做梦了,这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往后咱们只能靠自己,你这么有才华,往后一定能出人头地,到时候让他们都仰头看着咱们,就是跪在咱们面前,咱们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