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楼兰和时节一样,他也很擅长观察别人。

    这世上大多数人都做不成道士,也没有生在妖师家。

    他们甚至连武功、机关都没法学。

    但这些人里有也很多混得很不错,因为能通过别人的表情来猜测出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本就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

    楼兰天生就掌握了这门学问。

    他一看到纪庚辰的神情,就知道纪庚辰对这个不该出现的小姑娘有了兴趣。

    他叫纪庚辰来这里,为的就是摸清他的兴趣。

    这个女孩不是这里最好的,可她现在却是最对的。

    只要符合纪庚辰的口味,那她在纪庚辰眼中就会是最好的。

    小姑娘已经到了他们面前,这两个大男人却只是盯着她一句话都不说。

    她不禁脸红着怒道:“难道我的脸上贴了一大块肉吗?”

    楼兰笑道:“为什么这样说?”

    她气道:“那为什么你们俩像个饿狼似的看着我?”

    纪庚辰并不像饿狼,楼兰也不像。

    可她却偏偏要这么说,因为她知道自己长得并不难看,男人们不会介意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说他们像饿狼的。

    纪庚辰笑了起来,他对楼兰道:“这就是你说的小鸟?”

    楼兰笑道:“她若是只鸟,恐怕我会被她吵得不敢回家。”

    纪庚辰故作惊讶地问道:“她如果不是小鸟,那她是谁呢?”

    楼兰笑道:“这是我新买来的丫头,还没取名字。”

    这位从头到脚都红彤彤的小姑娘当然有名字,只不过楼兰觉得她现在不应当有名字。

    楼兰道:“庚辰兄来得这么巧,不如赏她个名字吧。”

    人们总是对自己起过名字的东西有特殊的感情,所以很多人都会说不要轻易给物件或者动物取名字。

    人们对取过名字的动物尚且如此,那对人就更是了。

    楼兰正需要纪庚辰有这种特殊的感情。

    纪庚辰道:“这恐怕不大好。”

    他总不能对楼兰说叫人家姑娘小红。

    小姑娘看了看楼兰,又看了看纪庚辰。

    她忽然笑了起来。

    纪庚辰见她笑得开心,不由问道:“你在笑什么?”

    小姑娘开心道:“我猜你一定很想叫我小红!”

    饶是纪庚辰有再好的定力,此刻也只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和楼兰逛了一天,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

    楼兰自然不会错过纪庚辰的这个表情。

    能让纪庚辰露出这样的表情,着实不易。

    楼兰笑道:“庚辰兄,我们进去看小鸟吧。”

    他又对小红道:“小红,看你和庚辰兄有缘,你也一起过来吧。”

    “我想时候不早,我该走了。”

    纪庚辰连忙推辞了,这个小红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不能让自己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因为他已控住不住自己。

    楼兰惊讶道:“哦?都已经到这里了,庚辰兄真的不进去看看?”

    纪庚辰连连摆手,道:“回去得太晚,会被陈道长盘问的。”

    楼兰做出失望状,可惜道:“既然庚辰兄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去强留,我送你出去吧。”

    纪庚辰闻言如获大赦,他笑道:“就不劳楼兰兄相送了,我自己走就好。”

    他说完抬足便走,没给楼兰继续客气的机会。

    他出门时忽然觉得楼兰还算个可交的人,因为在他这里能看到小红。

    楼兰看着纪庚辰的背影,满意地笑了起来。

    他当然会放纪庚辰走,因为纪庚辰还会想着再回来,他知道纪庚辰会一直想着小红,这种事是从来都不需要急的。

    “那我也先下去了。”

    小红的声音还是那样清脆,可她一转身,脸上就露出了失望。

    她没想过纪庚辰会走得这样匆忙。

    楼兰此刻若是看到了小红的表情,他一定会换一个人和纪庚辰接触。

    只可惜他没有看到。

    时间在慢慢流逝,转眼天就黑了下来。

    自打上午楼兰来闹事之后,时节已经一天都没有出屋了。

    他不想出去看到父亲和伯伯们焦急的样子,而且他正在想其他的事。

    这件事无支祁也在帮他想。

    “我就说纪庚辰简直不是个东西。”

    无支祁已经化成了一条小蛇,趴在时节面前。

    时节问道:“你和他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支祁看着时节,悲伤道:“你也看到了,他将我的孩子卖给了妖师。”

    时节道:“可你说他杀了你的夫人是怎么回事?”

    无支祁道:“这事说来话长。”

    它眺望着窗外,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中。

    它道:“芝玉年幼时曾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