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闺中淑女(7)(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在家里没待几天,李敬风又要走了。

    这大概是去上京前的最后一次归家,之后就要闭关备考,去往上京参加会试。

    莲花村村口十字路口。

    “风儿,在外面冷了记得加衣服,记得每天按时准备吃食,还有身体万万不可熬坏了,熬坏了身体不值得......”包母细细的嘱咐她能想到的每件事,把给他准备的包袱检查了一遍又一遍,话里话外都是深深的母爱和无尽的担忧。

    她知道风儿去上京是不可避免的事,但是还是......慢慢眼泪浸湿了双眼。

    “儿子此行千里赴京赶考,不能在家孝顺爹娘,却要爹娘在家牵肠挂肚,是孩儿不孝,也请父母保重自个儿!”李敬风直接撩起了长衫跪了下来。

    李父和包母赶紧上前拉起他,“你的心意我们都知道,我跟你娘一定好好的,你也好好的!”李父说不出来那么多煽情的话,沉重的话里却饱含父爱。

    包母已经泪眼婆娑,再说不出什么了,儿子这么懂事和孝顺,是他们的骄傲和自豪!

    周边还站了一票“吃瓜”村民,此时也是好话一箩筐,什么李敬风多么孝顺啊,什么李家要出个状元啊......总之就是什么好听说什么。

    在场最淡定的人,莫过于琉璃和李敬云,在她(他)们眼里,这就是李敬风出趟远门的事情,就像以往去学堂也要半年完全不能理解父母那种担心和村民的兴奋。

    最后在众人的目送下,他坐上了马车。

    琉璃和李敬云在原地陪着李父包母站了好久,依旧沉溺在悲伤的情绪里不能自拔。最后还是琉璃踹了李敬云一脚,然后示意他去安慰下爹娘,但是!

    “娘,我饿了!”这傻小子耿直的喊了句。

    瞬间什么气氛都没了,不过李父和包母也终于回过了神,面前还有两个小家伙要喂养!收拾好了心情一家人又说说笑笑的回家了。

    晚上吃完饭没多久,趁着这会儿还凉快,李父和包母带着李敬云把家里晾晒在外面的麦子收回来,琉璃本来也要去,可是他们说什么都不同意,说是养了好多年的手要糙了!

    琉璃觉得很无语,最后还是包母给她找了个活儿,把梨花家的竹篓送回去。

    大材小用的我!

    这个篮子还是之前抓螃蟹的时候借用的。那个可爱酒窝的小姑娘梨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来拿。

    循着记忆中她家的位置慢悠悠的溜达过去。

    只见眼前摇摇欲坠的茅草房,里面散发着微弱的荧荧之光才确定这里居然还是住了人的!

    还没走近,就听见一粗声大汉在里面骂骂咧咧,“我怎么生了你么个赔钱女儿!还有你那没用的娘......也是个祸害!......啊呸!”

    嘭!嘭!嘭!......随后一顿木棍敲在身上的重击声!

    “你去不去?......啊?去......不去?”能听的出来喝了不少酒。

    琉璃在下次木棍落下去之前推开了歪歪斜斜的木门,淡淡的月光洒在她身上,伴着夜色如皎月女神般降临。

    破旧的院子里,小女孩被打的在地上无力动弹,而旁边一邋里邋遢,醉的不清的男人手里拿着个胳膊粗的棍子在那挥舞。

    “哟,这是......打哪儿来的小娘子啊?......嗝!”这个男人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眼里的淫荡的眼神毫不掩饰。

    “快走!”见此情形,梨花还有什么不明白,她担心的表情都狰狞了。

    可是琉璃不仅没有走,反而上前一步,然后把门关上了。

    梨花都快急哭了!

    但是以后每每想到这儿,她就万分感谢上苍,让她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也是改变她命运的人!

    等着老男人踉踉跄跄的又走进了一些,琉璃直接一记侧踢!

    咚!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男人已经没了声息。

    “你不介意我弄死你爹吧?”琉璃的话唤回了不在状态的梨花。

    摸了一把眼泪,梨花冷声说道:“他不是我爹!他不配!”看了眼死了的人,瞬间挪开眼睛,似乎多看一秒都觉得脏眼睛。

    “月儿姐,谢谢你,谢谢......”梨花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子跪在地上,“你快走吧,今天你没来过,是我杀死他的!”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语气坚决。

    “想什么呢?你能打到他啊?行了!听我的谁都不会有事!你还能起来吗?”琉璃觉得小姑娘还是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的时候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眼前的人给了她莫大的勇气和能量,她挣扎着起来了。

    看到那边琉璃嫌弃的用脚把她那死了的爹往井里推,梨花直接冲过去用了吃奶的力气把死透了的男人搭上了井边,琉璃最后轻轻一踢,尸体就滚进井里了。

    拍了拍手,琉璃安慰这个吓倒的小姑娘,“你不说,我不说,谁都不会发现!遇见别人问什么你就说不知道就行了。”看看她漏在外面的皮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