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哭二闹三上吊(推荐加更ing)(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川息镇

    正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街道上蒸腾的热气,仿佛有灵魂一般,顺着人的毛孔直钻入人的心底。

    贵人们此刻都轻纱薄裙的躺在四下通风的屋子里歇午觉,小丫鬟们也懒懒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扇子。

    街角的小商小贩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只能挑一个枝叶繁茂的大树,靠着歇一会儿,因还得照看着货物,也不敢睡实。

    几个衣衫破烂的乞丐到是心情不错,闲靠在一条通风小巷的背阴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打发着一阵阵袭来的困倦。清风徐徐,倒也消解了不少暑热。

    “张瘸子,你今天收成不错呀!见着白啦!”一个老汉,一遍翻检着头发里的虱子一遍打趣着一个中年乞丐。

    那中年乞丐也不辩白,只将自己的拐杖靠着墙边放好,费力的也靠着墙边坐下,才道:“你还别说,今儿遇到的那唐夫人真是出手阔绰,足足五两银子嘞!”

    众人纷纷笑骂道:“就你这个老小子走了狗屎运啦!”

    “你吃肉怎么也得给哥儿几个喝口汤吧!”

    那张瘸子深谙有些人是那种见人拉屎,自己**儿痒痒的人。虽心中得意,但怕招人嫉妒,便话锋一转道:“哎,你们听说没?廖长老好像是被冤枉的。”

    众人一听,皆来了兴趣,纷纷问道:“怎么说怎么说?”

    “不是证据确凿了么?什么人证物证俱全的。”

    张瘸子一摆手道:“那叫什么人证物证俱全啊,不过是为的拉他下马,做出来的功夫。”

    刚才那年长的乞丐也不翻虱子了,推了他一把,道:“你小子赶紧说,这不上不下的,还等的老子请你喝一壶呢?”

    显然那年长的乞丐也算是有点儿权宜的,张瘸子忙笑着说道:“不敢不敢,我也是听我三哥的四表嫂的……”

    看着众人愤怒的眼神,忙收住,正色道:“反正就是一个亲戚,他是给咱帮主送吃食的。”

    说着压低了声音,半掩着嘴道:“他说帮主从赵护法家回来那天晚上,那状告廖长老的小乞丐就哭哭啼啼的去找她了,说自己惟一的妹妹被绑走了,他不得已才……”

    众人惊叹道:“真有此事?”

    张瘸子指指天,撇嘴道:“上面的事儿咱怎么知道,不过我看廖长老平素里不像这样的人。主要没动机啊!”

    见众人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神秘兮兮的嘱咐道:“可不能出去乱说啊!我也就是听说。”

    张瘸子仰头看了看太阳,低低的咒骂几句这该死的贼老天,是要热死人么?便吃力的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

    ------------------------------------------

    “济世堂”门前

    徐彩霞不回头也知道身后是何人,那寒气逼人的声音,明显的透露出主人心里的不愉快。

    徐彩霞想想自己的实力,直觉自己是跑不掉的,便堆了满面讨好的笑容,又故作姿态,以一个自认为优雅的姿势回身,道:“李公子,好巧啊!”目光扫过他腰间佩戴的玉佩,心里略微放松了一些。

    来人正是李钰泽,看样子那小乞丐虽说贪婪,但还算听话,乖乖的将那玉佩还给了他。

    虽说是盛夏,但徐彩霞还是感觉到了李钰泽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心里还默默的吐槽道:这人形空调机,还真挺好使的嘛!脸上却不敢露出半分。

    李钰泽抱着手臂,玩味的看着徐彩霞,皮笑肉不笑的一字一顿道:“是啊,徐公子好巧!”

    徐彩霞眼睛转了转,抱了抱拳,试探道:“李公子您忙,我们改日再叙!”说罢,便脚底抹油,想跑。

    那李钰泽怎么可能再给她逃跑的机会,一把抓住徐彩霞的手臂,道:“不妨事,今日所幸无事,如此良辰美景怎可辜负,不若你我共饮一杯,岂不人间乐事?”

    徐彩霞被他逮个正着,知道今日避无可避,便双手合十,讨饶道:“李公子大人大量,小女子真不知他偷了你的玉佩。”

    说着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像一只讨好主人的小哈巴狗,接着道:“如果知道他是这样的,小女子也绝不会去助纣为虐的!”

    李钰泽却不为所动,仍旧抓着徐彩霞的手臂,道:“徐公子何必客气,只是饮一杯薄酒而已。”

    徐彩霞看好言好语起不到作用,表情更加幽怨可怜,眼中含着泪,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一滴晶莹的泪水,便滚落下来,落到了李钰泽的手上。

    李钰泽显然没料到徐彩霞说哭就哭,虽然仍旧没动,但抓着徐彩霞的手臂明显的松了松,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徐彩霞见状,再接再厉,用凄婉哀愁的声音道:“小女子也是被人蛊惑,识人不明。”说着盈盈一拜,也不看李钰泽的表情,道:“还望公子见谅。”

    李钰泽原本想要松开的手,看徐彩霞那副哀愁的表情,似是想到了什么,却又是紧了几分,冷笑一声,道:“真是个小狐狸,差点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