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去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表姑娘为了答谢浣衣房的一个婆子,赏了那婆子一袋子金叶子的事风一般传遍了盛府上下。

    当日就有不少人找上来,要把自家闺女、孙女、侄女、外甥女等等说给容长脸婆子家的小儿子。

    可这是一袋子金叶子,在金沙置上一栋宅子都够了。

    容长脸婆子看着快要被踏破的门槛喜极而泣。

    任何一家府上在浣衣房当差的下人都算得上最底层。月钱少,没油水,若是洗坏了主子的衣裳还要担责任。

    她一共两个儿子,大儿子拖到二十来岁才倾全家之力讨了个媳妇,小儿子耽误到二十好几了还在打光棍,没想到因为表姑娘赏的一袋金叶子,连采买上的管事都托人来说话了,有意把他家闺女嫁过来。

    这一切多亏了表姑娘啊!

    容长脸婆子又是惭愧又是感激,暗暗发誓从此要把表姑娘当菩萨供起来。

    至于羡慕容长脸婆子的人更是不知凡几,并悄悄转变了对表姑娘的看法。

    下人救主子本就天经地义,能得些赏银已经是遇到好主家了,表姑娘居然记挂着这事还赏了一袋子金叶子,可见是个宽厚的。

    嗯,以后没事要多往表姑娘跟前凑一凑,万一被表姑娘用上就发达了。

    咳咳,听说表姑娘在京城的时候有一群下人呢,专陪着表姑娘上街玩的。

    哪听来的?当然是从红豆大姐那里听来的啊,以前听着暗骂那些下人为虎作伥,现在么,就一句话忒羡慕了!

    骆笙并没留意盛府下人看法的转变,立在八角亭里示意红豆把王大夫送来的养元丹收好,露出个浅淡笑意“让王大夫费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王大夫忙作了个揖。

    亭间风有些大,却吹得人通体舒爽,就如王大夫此刻舒爽的心情。

    骆姑娘虽没说过这味药的用途,可他仔细研究了配药,这药是调养身体用的!

    先是治疗风寒的,再是调养身体的,这两个药方要是被他利用好,名医之名唾手可得。

    仿佛看透了王大夫的心思,骆笙突然笑了笑“前几日苏家太太染了风寒,听说是请王大夫治好的?”

    王大夫心头一凛,干笑着承认“小老儿是给苏太太看诊过。”

    自从盛府表公子风寒痊愈,李大夫就替他把名声宣扬出去了,这些日子他享受到的尊重与追捧非昔日可比。

    他险些忘了那药方的真正主人。

    王大夫被骆笙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心中打起鼓来。

    骆姑娘突然问这个是何意?莫非猜到治好苏太太风寒的药就是千金丸?

    骆笙把配制退寒丸的方子与药材交给王大夫时并未提及药名,因成本昂贵,王大夫悄悄取名为千金丸。

    “王大夫医者仁心,用药救人我不多言,不过有一件事还请你记在心里。”

    “姑娘请说。”王大夫听着骆笙这话大有深意,心中不由一阵紧张。

    他以为骆姑娘这样的贵女对这些压根不会关注,没想到竟是个难糊弄的……

    “今日王大夫送来的这药的方子,王大夫就忘了吧。”

    王大夫一愣,第一个想到的是千金丸。

    “那先前的——”

    骆笙笑笑“我刚刚说过,王大夫医者仁心,用药救人我不多言。”

    当年李神医配出退寒丸与养元丹,就曾感慨退寒丸价格高昂,难以惠及寻常人,不然这世上会少许多短命人。

    王大夫用退寒丸求名也好,求利也罢,能多救下几条性命总是好事。

    至于养元丹,李神医却交代过不得外传。

    王大夫大喜,对骆笙一揖到底“多谢姑娘!”

    “那就不耽搁王大夫看病救人了,只望你能记住今日的话。”

    王大夫一叠声应下,拎着药箱欢欢喜喜离去。

    红豆咬了咬唇,小声提醒“姑娘,有些人会得寸进尺。他现在答应您了,时日一久说不准就会起贪心。”

    “是么?”骆笙望着王大夫离去的背影,面色平静,“若是那样,他会后悔的。”

    配好的养元丹还需要一味药引才能起效。王大夫若是食言而肥,恐怕要为自己的毁诺付出代价。

    她允许别人拿的东西才能拿,她不允许别人拿的东西拿了会烫手的。

    完全指望一个人守信,不存在的。

    养元丹的药引,正是晨间露水浸粳米一撮,再把养元丹浸入其中片刻。

    说来简单,不说破却无人能想到。

    骆笙带着红豆去了骆辰那里。

    骆辰第一反应是去看红豆,见她手中空空如也,脸色就有些臭。

    他早就让扶松打听到了,骆笙让他饿肚子的那日给外祖母送了红烧肉。

    红烧肉!

    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两边都不送也就罢了,可他这里什么都没有,外祖母却吃上了香喷喷的红烧肉。

    骆辰一想就生气,一直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