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云中飞翔。(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等着就等着。”亦真不以为意,躺在沙发上玩消消乐。坎贝尔下了一整天的雨,晚上两人坐在木质的露台上吃饭,汇成细流的雨水沿着房檐落下,砸在地上,似玉珠落盘。

    “少爷,帮我过一下这关呗。”

    亦真觍着脸向夜烬绝搭话,结果某人把头往外一撇,直接无视。

    “你生气啦。”她把小手放在他面前晃了晃:“我跟你说话呢!”

    “看不出来我不想理你?”

    亦真被怼的浑身不自在,嗫嚅几下嘴唇,发出一记冷哼:“好啊,不理就不理。你不理我,我还不想理你呢!”

    夜烬绝觑她一眼:“是这话吧。”

    她不服输:“是!”

    身为专业打脸户,不出任何意外的,亦真很快就后悔了。

    雷声大作的一晚,骤雨滂沱,一道遽然的闪电刺破夜幕,房间骤然亮如白昼,一瞬又跌回黑暗。亦真抱着小丑鱼玩偶,被吓得一个机灵。

    不行,不能打脸。她团在杯子里不敢动,后半夜实在憋不住了,听着雨小了点,才敢下床上厕所。

    冲水声响起,卫生间里爆出一声尖叫,夜烬绝方才惊醒,亦真就如一棵引燃的炮弹般冲进了他的房间。

    她尖叫着,掀开被子就往里钻,一气呵成。

    夜烬绝抽了抽嘴角,反应过来,往旁边才挪了一点,她就闪电般把他的腿抱的死死的:“你不能走!”

    他把杯子掀开,下面旋即顶出一个脑袋,眼眸雪亮,视死如归:“这个房子里有鬼!”

    他置若罔闻,掰开她的爪子,她就严丝合缝地缠上来:“是真的!你家马桶流血了!”

    夜烬绝乜她一眼,拽着她的胳膊就要把她赶出去:“不是不想理我吗?别上门自取其辱了,我不接受求和。”

    夜烬绝不为所动,亦真迅速低头,逮着空子就要往里冲,夜烬绝眼疾手快地伸直胳膊,撑住了她的头。

    亦真扭了扭身子,挣扎无济于事。头顶传来他清冷而得意的嗤笑:“求我。”

    屈辱卷土重来。亦真咬牙,做小伏低:“求你了,少爷,饶了民女吧。”

    夜烬绝冷哼一声,垂下胳膊,她顿如小鱼般迅速溜了进去。

    两人躺在床上,窗外的雨声又大了些。亦真侧头,看着夜烬绝微微上扬的嘴角,脸上登时黑云压城。

    “夜烬绝。”

    “嗯?”

    “你对我的马桶做了什么?”

    他厚着脸不认:“明明是你品行不端,道德败坏,连马桶都看不下去了。”

    “屁!”她赫然起身,揪着他的领子,气的牙根痒痒:“是酚酞和氨水!你在水箱里加了酚酞!”(注:酚酞和氨水发生化学反应,由无色变成红色,在光线昏暗的卫生间里呈现出血红色。)

    “反应可真够慢的。”他面无表情的打开她的手,翻了个身。

    “你怎么能这样!”

    “对付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就得这样。”

    亦真气的要走,还没下床,威胁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走了可就进不来了,我有的是招儿对付你。”

    她一愣,恶狠狠地瞪着他,终于知道他那句“你给我等着”是什么意思了。

    多么屈辱啊。亦真缩回脚,气呼呼的躺回床上,越想越生气,直接把自己给气哭了。

    夜烬绝转头看她,戳戳她的背:“哭了?”

    亦真不理他,继续哗哗流着泪。

    他把抽纸丢给她,嗤:“什么意思?我欺负你了?”

    亦真默默擦着眼泪,不理他。

    某人转转眼睛,挪了挪,猝不及防地伸手抱住她的腰,下巴蹭蹭她的头发,低声服软:“我错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媳妇儿别生气了。”

    “谁是你媳妇儿了!”亦真掰他的手,掰不开。

    见她理他他就来劲了,俯在她耳畔,啧啧:“昨天还想和我生猴子呢,怎么翻脸就不认了……”

    “狗说的!”她愤愤回头,他倏而凑上来,温柔的覆上了她的唇。

    吻了多久不记得了。落地窗的帘子半启着,外面黑洞洞的一片,世界在潺潺的雨声里慢下来,似分秒未至。

    翌日。

    放晴的天空澄如水洗,阳光从枝桠树隙里筛落,遍地碎金。

    亦真严重怀疑夜烬绝是在报复她,才会坚持带她去拜伦湾跳伞。

    “你一定会喜欢的,相信我。”他拉着她,丝毫不肯停下。

    “不,我不喜欢。”亦真一路被他拖着,抵抗无果后签了生死状。她表情凝重地穿上装备,然后开始焦躁的上厕所,四千米的高度,她真的担心自己会尿裤子。

    上一组人从飞机跳下直至落地,用了二十三分钟,教练拉着亦真和夜烬绝合影,突然蹦出一句:“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合影了。”

    亦真脸色陡然一变,连连摇头,抱着夜烬绝的胳膊不撒手:“今天说什么我都要跟你同归于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