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public class{胜负一招}(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进攻,防御。这在这个数据编制而成的世界里太过普通和常见,从十多年前的那场大战开始华夏的黑客们开始走上世界的舞台。而也就是那场战争开始,网络世界的安全变得格外的脆弱。

    攻击一个电脑有多简单,一个新手只要使用一些大牛编译好的插件或者是工具就能让一个电脑死机或者是被控制。而要做到防御这个攻击确是一个新手做不到的。

    更何况在网络的世界里漏洞这东西还有一些运气的成分。

    “已经到第二层了吗?明明已经把开放的端口都改变成了虚假端口,动态的申请全部静止了为什么他还能找到入口。”

    拖着下巴,徐然开始考虑起目前的情况。首先,对方已经进过一次公司的内部。虽然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但是应该已经了解了一下内部结构构造。

    也就是说只要他们通过了防御就能很快的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吗?

    看了一眼有些不安的莫一可,徐然说道:“给你个任务,去机房找找有没有有没有什么原本不属于哪里的东西。”

    “我不是偷盗者吗?你还放我去机房,不因该通知警察以求将损失降到最小吗?”

    “说的也是呢。”扭了扭脖子,既然对方已经知道自己被坑了那在瞒下去也没有必要。

    “不是为了给你洗脱冤屈吗?相信只要抓住了loo你就能洗白了,所以就这样你还不愿意去机房吗?”

    “呀,那种充满了罪恶和算计的地方真的一点也不愿意去啊。想想,要是我身上突然又多了一个u盘怎么办。这怎么洗的干净啊。”

    “也是,要不我陪你去。这样有我给你作证就不会有人怀疑你了。”

    “徐主管,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说。”

    “你有女朋友吗?”

    微微一惊,徐然没想到莫一可会问这个问题。要是说女性朋友的话季羡鱼当然算一个,可是就算是再呆板的人也知道女朋友不是指的女性朋友。

    “没有,我现在才25岁。没有过于强硬的需求。”

    “也是,就你这种恶性趣味的死直男怎么会有女朋友。”

    说完,还不等徐然说什么莫一可便离开了。只留下一脸疑惑的徐直男,自己很恶趣味吗?

    离开了办公室,莫一可立马向机房走去。二门外的保安们似乎也知道些什么的,并没有阻拦她。而是慢慢跟在她的身后。

    看着自己背后门神一样的保安们,莫一可越发的确认被坑的只有自己了。

    “机房里有其他的设备吗……”

    重新进入了机房,,这是一天内第二次进来了。虽然这地方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可是为了洗干净自己身上的事情自己必须要来这里。

    “徐然……”咬得的牙痒痒,虽然不知道coco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的什么角色。但是徐然毫无疑问的是主谋,完全不合自己商量的就让自己入局。还颇为恶劣的打压自己的精神,真想狠狠揍他一顿啊。

    不过恨归恨,该办还是要办。毕竟要是现在出了什么岔子自己还是有可能背上泄露机密的锅。

    可是这么大一个机房要找多出来的设备该从哪里下手呢?

    回忆在机房的事情,和自己有过身体接触的只有两个人。Coco在刚才和徐然徐然通过话,所以自己身上的u盘应该是艾诺了。为了让自己做掩护好成功出门吗……

    低头思考,莫一可已经到了和艾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记得当时见面的时候艾诺的头撞到了存放设备的架子上。所以是为了掩盖什么吗?

    拉开那个架子,莫一可探头看了看。除了服务器标准的的样式似乎没又什么特别的,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拉开的旁边的架子,莫一可开始对照两边的构成。密密麻麻的电路和插线似乎看不出什么区别,但是艾诺打扫过得这个架子还是有些不一样。

    在后面,伸手摸到架子的最里面。哪里的电线没有被压好,看来是当时太过慌忙所以没处理好。

    果然,莫一可摸到了一个五号电池大小的东西。

    一时间莫一可的内心五味五味杂陈,高兴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洗白了。悲伤的是,自己的纯情似乎被别人利用了。

    “怎么样,找到了吗?”

    冷不丁的,徐然的声音突然出现身后传来。莫一可差点被这冰冷的声音给吓到地上。

    “你这么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啊。”

    “机房这么吵,要是你能听到我走路的声音我不得是跳着走的。那玩意是僵尸吧。”

    嘟着嘴,莫一可现在懒得和家伙废话。

    “找到了,就在这架子的最里面。”

    “是吗。那麻烦你直接把它拆下来吧。”

    “就这样暴力拆除不会有有什么影响吗?比如服务器崩坏什么的。”

    “少看点电影,这玩意又不是不是什么定时炸弹。拆了还能爆炸不成,再说了。我可是和你在一块了。要爆炸还有我陪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