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许伊洗完澡去遛弯儿了,迎着晚风好不惬意。发丝随着清风飘飘扬扬。许伊迎着凉风也不觉得冷,微微抬着手臂感受风从指尖滑落,又与清风撞个满怀。

    许伊一个人安静的在操场上走了两圈,觉得累了便寻了僻静的地方坐下来。

    人群熙攘,这个时间还留在操场上的大多是些小情侣,在黑夜里偷偷牵着小手交换着今天的思念,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温度好像这一天都值了似的。

    这个年纪的爱恋最是纯正,没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利益,只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样就够了。可是在这个混蛋的年纪里全都是爱,爱满身心乱窜,有些人好像给谁都不重要。

    看着嘈杂的人群许伊的心没来由的也跟着很乱,这一切的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明明几天之前还在为这还没来得及便结束的恋情而感到难过,郑重的同那个人告别,以为这一辈子不论是否隔山海都不会再相见了。

    可是在几天后的今天,两个人不光说上了话,还成了一个班的同学,就连今天都坦诚相对了。许伊觉得这来的太快,就像梦一样。但是他却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来。心底的小烟花悄悄绽开。就这样呆在他的身边,无论是什么关系,只要能说上话,能看着他扬起嘴角就满足了。前两天关于张辰前两日说的女朋友的事情也不那么介怀了,毕竟什么身份都不是,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许伊觉得自己连着吃醋的资格都没有。

    操场的入口突然变得嘈杂,许伊也循着声儿望了过去。本来都还是牵着小手腻歪的小情侣,到现在就成了勾肩搭背的铁哥们,好姐妹。不管是否认识旁边的兄弟,都要拉过来亲热一番。教务处主任转了一圈,抓到了几个反应慢的。这一看就是才谈起恋爱,赶着潮流往操场上跑,没有提前做好功课,给主任逮了个正着。几对男女唯唯诺诺的跟在主任身后走了。

    操场上的人也散了个大半,生怕教育主任杀个回马枪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许伊坐在主席台上,晃荡着腿看着退去的人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格外的落寞。

    这些人不知道有多少能够走到最后,也不知道未来有多大的困难在等待着他们,真的能像所说出的誓言那般美丽,只一生一世一双人吗?许伊耷拉着腿,直到整个操场上空荡荡的,他才起身朝教学楼走去。许伊是想出来寻个地方看星星的,听说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份甜美的爱恋,只可惜偏偏夜很黑,星星也少的可怜,但每一颗都散发着光和热。

    许伊从来开始的上个七楼都脑仁儿发疼眼前发黑,不过几天就只是轻微有些气短。

    721的门前依然萦绕着笑声,许伊推开门,他爱极了这里,也爱极了隔壁的那个人。

    爽朗的笑声戛然而止,看清来人是许伊的时候,那任曦鸣笑的誓更肆无忌惮了。

    郭皓一回到宿舍,就绘声绘色的描绘自己在澡堂子里目睹的历史性尴尬的一幕,说到许伊时更是添油加醋的调侃许伊粉红色的爱心浴帽,刚说完许伊就推门进来了。

    任曦鸣立马就脑补出了许伊的粉色爱心小浴帽,好不骚气。

    “哈哈哈,伊伊同学,请你接受我西西踢为的独家专访之男澡堂的爱心事件。承阳四中澡堂为何惊骚粉浴帽,从天而降的绿色大帽到底从何而来,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请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让我们一起走进承阳四中的男生澡堂。”任曦鸣说完又躺在床上捂着肚子“咯咯”的笑。笑到一半打了个嗝又继续笑。

    “许伊,没看出来还挺骚啊!”这句话是郭皓说的,

    许伊满脸写的都是无奈道:“别说了,这事儿说起来就丢人。”

    许伊将外套脱下来扔到自己的床上,靠着床栏杆接着道:“你们当我想吗?医生交代头上不能沾水,要带个浴帽。学校超市里又没有别的款式了。”

    许伊在超市里面看到这唯一的一款小浴帽要死的心都有了,想来想去不如直接套个塑料袋去洗好了,转念一想,洗澡的时候可以在帘子里面才带上,这样也就没人看得到了。

    许伊摸着浴帽,战战兢兢的结了账。结账的阿姨直勾勾的看着他,脸上还有着不可描述的笑容。许伊结完账就一把把浴帽塞到兜里去洗澡了。本以为在阿姨那里是受到最后的屈辱,未来将是一片光明,没想到给张辰和郭皓撞了个正着,现在回到宿舍又被众人凌辱。连平时兴致缺缺的张睿此时都放下了书,聚精会神的听着郭皓说书似的说着自己在澡堂的见闻,时不时的还微微的笑一下

    不管许伊解释什么,任曦鸣和郭皓都笑的厉害,索性不说了,随便洗漱了两下翻上床看书去了。

    张睿见话题被代跑去了别的地方,自己也就低头看书去了,宿舍里就奇葩二人组聊的畅快。从天南谈到地北,自称没有什么话题是他们两个聊不了的。

    晚上的时间过得很快,许伊感觉书看了没几页就熄灯了。楼道里传来一阵阵哀嚎和抱怨夹杂着一些暴躁老哥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的声音,不过这声音来得快去的也快,片刻之后宿舍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

    许伊见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