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喂,他…怎么样。”那人缓缓的开口。

    张睿认得那声音,是张辰。但依旧是背对着他。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先管好你自己吧。”背对着张辰,张睿推了推眼镜。

    “你别忘了他…”张辰有些激动,声音都在颤抖。

    “是是,你在意了三年,最近才说了一句话?”张睿转过身,眸子中带着一抹戏谑。

    “怎么我稍微照顾他一点你就受不了了?你这是嫉妒呢?还是嫉妒呢?”

    听着张睿的挑衅,怒火在张辰的眼中燃烧,他将手指掰的咔咔响,努力的控制住全身的细胞要将眼前之人撕碎的冲动。

    “你记得我说过的吧?但凡是你喜欢的东西,我都要抢,而且,一个都、不、放、过。”张睿靠近张辰,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没有丝毫的暧昧,连空气都变得尖锐,张睿吐息间的每一个字都狠狠的敲击在张辰心上,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刺痛。

    张睿走了,临走之前淡淡的看着张辰,推了下眼镜,脸上是胜利者的笑容。

    张辰顺着墙缓缓的滑下来,弓起身子,抱着头,把脸埋在腿间,突出的脊梁抵住冰凉的墙面,呼吸都变得急促,像是哮喘病发作一样,将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怎么会忘记呢,这个人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许伊跟着母亲一起吃了吃了午饭,才被送回学校。

    已经是正午,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头顶。凉夜中凝聚的水气,早已被蒸发殆尽,远方的地平线上跳动着波纹。

    凉气都盘踞在宿舍的楼道里,阴凉的气息在这酷暑里显得格外舒爽。

    结束了住院的许伊心情大好,虽然不喜形于色,但轻快的步子已经出卖了他。

    路过720的门口就不自觉的想到张辰,但又没有打扰的理由,只好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悄然路过。

    来到721的门口,里面的热闹一如昨日,充满了郭皓的笑声和任曦鸣的大呼小叫。

    许伊向来都觉得人群吵闹,现在看来是人不对,只是单单的几面他就喜欢上了这些人,因为相处起来很舒服。

    想到张睿和任曦鸣,许伊心里就被温暖所包裹,很少有人能这样关心自己了。

    轻轻的推开宿舍的门,门还很新,静静的发不出声响,里面的笑声越来越大,许伊心里一软。

    我回来了。

    等等?我走错了?

    许伊瞬间换上门,又抬头看了看宿舍号。

    721没错啊?什么情况?宿舍里怎么有个大金蛋?

    许伊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又鼓起勇气推开了门,只见郭皓拿了个鸭舌帽在手上转圈圈,一个大光头要从郭皓手里抢帽子,圆圆光头在阳光下晃来晃去,折射的阳光霎是晃眼,像极了一颗大金蛋。

    这个场面看的许伊尴尬极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门板因为惯性撞在了铁柜子上,发出了尖锐的响声。

    玩闹中的二人双双朝许伊看过来。

    原来那颗光头是任曦鸣。

    任曦鸣长的很可爱,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现在又红着眼,像极了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只不过,是个秃顶的小兔子。

    任曦鸣看清来人是许伊,跳起来一把抢过帽子待在头上就往许伊怀里冲。

    “呜呜呜…许伊…呜…他们…呜…我…头…哇…”

    任曦鸣哭的是悲痛欲绝昏天黑地,用任曦鸣的话来说就是小心肝儿都要哭出来了。

    许伊拍了拍任曦鸣的背,有些敷衍的样子。

    “好啦,快起来,你抱着我怎么把话说清楚。”

    许伊忍了再忍,任犊子,你知不知道鸭舌帽戳死我了,快起来!

    “嗯嗯”任曦鸣喉咙里发出朦胧的声音,还用力把头在许伊怀里蹭了蹭。

    许伊直想把任曦鸣给丢出去,幸好张睿过来拉走了任曦鸣。

    许伊是上铺,任曦鸣在下铺,虽然很嫌弃,许伊也只好坐在任曦鸣的床上,听着任曦鸣喋喋不休的絮叨着早上发生的事情。

    所有的男生都被拉去理发,年级主任亲自拿着推子一个一个来。这之中任曦鸣是最可怜的,别人至少给留了五毫米,任曦鸣才染的黄毛,即使留五毫米也还是黄毛。年级主任直接拿剃刀给他剃了,据说现场极其惨烈,犹如杀猪一般的叫声。

    任曦鸣小寡妇一般凄凄惨惨戚戚了一早上,回来宿舍才好不容易有点儿生气,这看到许伊又开始期期艾艾叙述自己的悲惨历史。

    许伊也知道任曦鸣难过,便任由他拉扯着被倒了一中午的苦水。

    这一中午下来,任曦鸣舒爽了不少,下午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军训的队列里,相反许伊就有点蔫巴巴的。

    “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教官站在队列前,穿着军装很是潇洒,看样子年龄不大,但脸晒的黝黑,听说是哪个国防大学大四的学生出来实习。

    天气异常的燥热,虽然队列中所有的人都背对着太阳,不免还是觉得脖子火辣辣的烧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