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兵败如山倒(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利用这军心浮动的时刻,金声桓、马进忠部向前突进了不少距离。

    饶是左良玉的亲兵营士兵,也出现了一瞬的恍惚。

    缺口一旦撕开,只会越来越大。

    秦兵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的砍杀。

    左良玉怒吼着:“本帅就在这里,莫要中了贼人的奸计!”

    左军士兵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中计了。

    他们拼命想要将缺口堵上,可是已经太晚了。

    阵型一旦被冲散,再想集结十分之难。

    金声桓、马进忠身先士卒。在他们的带领下,骁勇善战的秦兵直冲帅旗而去。

    左良玉又惊又怒:“挡住他们,拦住这帮乱兵!”

    他好不容易才重新让士兵们认识到主帅没有死,这种时候绝不能后退一步。不然军队将会一举溃散。

    左良玉麾下最后的机动兵力投入战场,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叛军阻挡住,等待袍泽将其合围。

    见面前突然杀出一只生力军,事关生死,金声桓、马进忠不敢大意。

    他们命长枪兵冲在最前。

    对付这种刀盾手,破密集防御的最好办法就是用长枪阵。

    在长枪手冲锋的同时,他们身后的刀盾手将标枪高高举过头顶,狠狠朝左军投掷而去。

    每人最多可以投掷标枪三次,虽然数量并不算多,却可以给长枪手的冲阵赢得足够的时间。

    这一招收获奇效。

    左军刀盾手见漫天标枪飞射而来,纷纷举盾护住要害。

    有的标枪穿盾而过刺伤刺死左军士兵,有的则被盾牌挡住滑落至地面。

    利用这须臾的间隙,金、马二营士兵已经杀至左军刀盾手阵前。

    一寸长,一寸强。

    尤其是在敌军没有站稳阵型的时候。

    长枪齐刺,不少左军士兵直接被刺穿胸膛,当即毙命。

    痛呼,哀嚎,惨叫。

    在长枪林面前,突前的刀盾手显得十分羸弱,不堪一击。

    左良玉见状胸口起伏,嘴角抽搐。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左良玉想不明白,明明他的兵力两倍于金声桓、马进忠,为何就是打不赢呢?

    便在这时左梦庚疾呼道:“父帅,我们快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左梦庚的提醒把左良玉拉回到了现实。

    别管他多么不愿意承认,这一仗他打败了。

    继续咬牙坚持也不会改变战败的事实,反而有可能把小命交待在这里。

    左良玉当然不会做这等蠢事。

    他戎马半生,能够封侯拥镇,靠的不是作战勇猛,而是跑路快。

    因为他跑得比友军快,所以那些名将都战死了,他活了下来。

    因为名将都战死了,崇祯皇帝无人可用只能用他左良玉。

    试想,若是曹变蛟、曹文昭、孙传庭、卢象升这些人都还活着,哪有他左良玉叱咤风云的机会?

    可他们都死了,因为愚蠢,因为死战。

    而他左良玉活下来了,他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忠贞死节?傻子才信!

    富贵荣华,才是正道!

    死道友不死贫道才是左良玉信奉的准则,只要他能够活下来,便是辜负天下人也在所不惜!

    跑!该跑的时候一定不能犹豫!

    在儿子被抬上马背后,左良玉也翻身上马,双脚一磕马腹绝尘而去。

    左梦庚虽然伤到了肩膀,但单手控缰还是不成问题。

    他跟在左良玉稍后的位置。

    一众亲兵见状也纷纷从缠斗中抽出身来,跟在了自家大帅身后。

    左良玉的目的很明确,他要去到河湾坐船逃走!

    富水直通长江,一旦他坐船进到长江,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从大营到河湾有五六里路并不算远。左良玉又是逃心似箭,不住的挥鞭抽打着马臀。

    那些有马骑的左军士兵还好,没马骑得步兵只能靠两条腿撒开丫子跑。

    金声桓与马进忠见左良玉抱头鼠窜并不急着追击,而是将眼前的左军士兵一一格杀。

    在起事前,他们便已经和堵胤锡商议好,左良玉的嫡系四营以及亲兵营只要抵抗,便一个不留。

    这些人绝对忠于左良玉,在他们眼中根本没有什么朝廷天子,只有左良玉。

    这样的人即便投降也不会心甘情愿替朝廷卖命。

    至于左良玉麾下其余非嫡系军队,倒是可以进行整编。这些人只是沾染了一些军阀习气,倒也没到目无君父的地步。

    马进忠、金声桓敢放左良玉跑是因为他们确信左良玉跑不远。

    即便左良玉坐船顺江而下,也必须经过九江。

    而如今驻节九江的正是绝对忠于朝廷的四省总督袁继咸。

    左良玉躲得过初一,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